第246章 新生(1 / 2)

(5)

紈絝們通常會同時擁有好幾種奢侈且無益的愛好,譬如巡狩、獵豔、賭博、宴飲、進行毫無節製的淫祀等等。以上所列舉的隻是普通人最容易通過憑空想象所得到的幾個類彆,對於兩手一放便能坐擁黃金百兩的人來說,他們的癖好隻會更加廣泛。

這些原本隻能當作消遣的事物一旦成為人的心頭所好,它或許可以在一段短暫的時間內緩解人們空虛的心靈,虛無的靈魂,當持續保持這樣一種習慣許久之後,人們極容易會丟失自己的靈魂,成為欲望的奴仆,退化成禽類野獸。

此時正在一眼泉裡禦馬飛馳的少年們,他們每個人都是正值意氣風發的年紀,有著任何一個年邁的封建帝王都豔羨不已的青春麵容和矯健身姿。

他們本可以利用自己這些優越條件去追逐理想,而非終日沉迷賽馬與狩獵,或者彆的玩樂之事。

可是,他們可曾有過類似的想法?

其實如果他們單單隻是終日無所事事,那到底也稱不上有多可恨可惡,甚至會有人稱讚他們懂得享受生活之美好。然而這種近乎於美好的期望,終究不會在他們身上實現。

暫且不必探討每一次遊獵花費過多少白銀,以及這些白銀是從何而來的問題,因為這種問題對於當事人來說,對於正在享樂的人來說,遠遠比不上射偏一支弩箭所帶來的懊悔感強烈絲毫。

參加狩獵比賽的公子哥兒們每射中一次獵物,手下便會有一個小廝跑過去把動物屍體和弩箭撿回來,隨後遞到紫釵麵前讓她計數。

這導致了一個很奇妙的現象:林子裡每傳出一次獵物的哀嚎,獵人們便報以一次最熱情的歡呼;而林子每傳出一遍獵人們的歎息之聲時,這片林子便會簌簌地傳來絲絲翕動,像是活人一樣在呼吸,有一些小動物會悄悄從紫釵身邊路過。

這場比賽持續得並不算太久,僅僅一炷香時間,蕭嗣古便帶回來五隻野兔和兩隻野豬,還有一隻斷了一隻角的梅花鹿,最後幾乎是以碾壓的成績戰勝了其他人。

“我看這方圓十裡的野獸都讓蕭公子一個人獵完了!”

“蕭公子不愧是懷荒鎮首屈一指的弓術大師,我等皆是自愧不如啊!”

“你們說,是不是那位紫釵姑娘偏心了,把我們獵來的算到了蕭公子頭上?才一炷香的時間,怎可能抓來如此多的獵物?”

聽著陣陣恭維,蕭嗣古笑得合不攏嘴,而紫釵則是一邊解釋著自己絕無徇私之舉,一邊被那些打趣她的公子撮合到蕭嗣古身邊。

紫釵身為一個奴婢出身的姑娘,哪有聽過這樣多的讒言,自己也禁不住有些飄飄然了,有種像被捧在手心裡的,極具迷惑性的溫暖環繞在身體周圍。須臾之後她才側眸發現,原來自己業已跟蕭嗣古緊緊貼在一起。

“啊!蕭公子,你什麼時候出現在我身後了?”

蕭嗣古見對方眼中閃爍過幾分驚惶之色,馬上往後退過半步,微微鞠上一躬,說:“我剛剛……在思索如何分配處置這些獵物呢!稍不注意,無意冒犯。”

隨後,他又對他的朋友嗬斥道:“你們這些人,嘰嘰喳喳,可嚇到紫釵姑娘了?”

“蕭公子,小女子隻是受寵若驚,並無責備諸位的意思。”

蕭嗣古聽罷,隨即令人牽來一匹溫順的母馬,伸手相邀道:“想必紫釵姑娘是想回到蘇大哥身邊去了吧?我先前說過想教你騎馬,不如就在回去的路上學幾招?”

紫釵欣然答應,然後便在蕭嗣古的幫助下搖搖晃晃地坐上馬鞍。

蕭嗣古像是非常理解對方似的,親自牽馬墜蹬,隻讓一名小廝騎馬隨行,對待紫釵非常小心翼翼。

“紫釵姑娘可是有些怕生?蘇大哥該不會整天都讓你困在家裡邊,極少讓你到外邊去吧?”

“是的呀。”紫釵抓著馬鞍前凸出來的鞍橋,就像蕭嗣古叮囑的那樣做。

到目前為止,一切都還算正常,至少紫釵對蕭嗣古的印象倒也沒有脫離過原先的判斷。

不過少頃,路旁的叢林裡便突然發出了幾聲異響,一隻長著獠牙的野豬倏地躥出,它瘋了似的往紫釵那個方向衝去,同時發出駭人的嚎叫。

馬匹受驚了,不斷往上揚起馬頭,意圖掙脫蕭嗣古的牽製。照理來說,像他這樣的老獵手是不會輕易放開韁繩的,然而事實就是如此鬼使神差,馬兒隨意掙紮了幾下,居然甩開了束縛,徑直往另一個方向狂奔而去。

“紫釵姑娘!”蕭嗣古叫喊著那位“灰發女郎”的名字,隨後催促尾隨的小廝下馬,以便讓自己坐上那匹馬追上紫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