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話 太歲(五)(1 / 1)

送走了蒲平祿和蒲嶽倫,一乾人這才又回到堂屋桌前,享用晚餐。

坐下後,還沒吃上幾口飯菜,蒲子軒便心緒難平道:“我有個想法,那太歲妖怪既然往東而去,會不會是去了日本?畢竟,當年徐福就是在日本落地生根了。”

蒲子軒將話題又引到了太歲身上來,眾人便又你一言我一語地開始了議論。

祝元亮眼睛放光道:“那咱們是不是得去日本了?我長這麼大,還沒出過國呢,這可有意思了!”

蒲子軒不客氣地駁斥道:“好個屁!你懂日語嗎?那妖怪沒有妖氣,到了國外,語言不通,拿什麼來打聽它的下落?”

祝元亮賊笑道:“你不是那麼有錢嗎?請個日語翻譯來不就得了?”

蒲子軒冷哼道:“即便如此,你算過嗎,這一來一回,得花多長時間?如今太虛水晶落在歐陽誌國手中,天下隨時可能大亂,咱們可等不起!”

沙達利道:“我倒不認為另一塊太歲在日本,若是如此,蒲家莊這塊妖化的太歲再厲害,也不可能遠渡重洋前去和它會合。徐福是在山東東部出海,結合柳泉八木所在位置來看,我更傾向於徐福當年出海前,將另一塊太歲埋在了膠州府境內。”

“我也多麼希望事實如此啊,至少我們可以少走很多彎路,可是問題又來了……”蒲子軒放下筷子道,“若是徐福將另一塊太歲埋在了膠州府境內,理由必然也隻有一個:那便是他預測將來膠州府內也會誕生一名繼承他遺誌的淨化使者。可這樣的淨化使者,出現了嗎?”

祝元亮這次站在了沙達利一邊:“既然是未來之事,那也可以不必現在出現啊,按你爹教你的算法,沒準西元一九六五年、二零六五年,甚至三零六五年才會出現呢!”

蒲子軒狠狠盯了祝元亮一眼:“胖墩,你最近又喜歡上抬杠了是吧?”

祝元亮用一副勝利者的得意笑臉道:“哼,這是對你剛才‘好個屁’的報複!”

“你們彆扯這些閒的了!”蘇三娘喝止了兩人,提示道,“你們怎麼知道沒有出現?人家出現了,會告訴你嗎?再說了,就算有人覺醒了淨化之力,也不一定就會使用‘淨化使者’這樣的名分,什麼方士、術士、仙人之類的不可以嗎?對了,說到‘仙人’之類,那太歲係的妖怪還信誓旦旦將自己稱為‘仙人’,不是嗎?所以,思路彆那麼僵化。”

“有道理,就好像這山東的蓬萊、方丈、灜洲等地名,一聽就給人一種仙氣飄飄的感覺。”蒲子軒轉而求助陳淑卿道,“小九,你回想一下,蒲鬆齡當年有沒有對你提起過,膠州府境內出現過什麼高人、仙人之類的,或者《聊齋誌異》上是否有對仙人的描述?”

不等陳淑卿開口,祝元亮插話道:“《聊齋誌異》裡麵全是些魑魅魍魎、妖魔鬼怪,哪來什麼仙人?”

蒲子軒又狠狠盯了祝元亮一眼:“你閉嘴,沒問你!”

此時,陳淑卿卻茅塞頓開:“天啊,小七,你可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啊……”

蒲子軒驚訝道:“他果然跟你提過?”

“不,先生沒跟我提起過……”陳淑卿帶著止不住的歡喜神色道,“可是,嶗山道士,不就在那裡嗎?”

“嶗山道士?”蒲子軒愣了愣。

祝元亮一拍大腿道:“嘿,看我這記性!這麼重要的事都忘了!那《嶗山道士》裡寫得很清楚,嶗山上有不少仙人啊!”隨後,又放低了聲音道:“隻是,我地理不好,那嶗山,就是在膠州府境內嗎?”

沙達利點了點頭,“正是!”

蒲子軒舒了口氣道:“由此可見,那另一塊太歲,八成就被徐福埋在了在嶗山某個地方,並且在嶗山催生出了至少一位頂級淨化使者,而且蒲鬆齡當年知曉此淨化使者的存在,將他以‘仙人’的身份寫在了書中。後來,蒲家莊這塊太歲在妖化之後,便憑著本能去嶗山尋找它的同類,以求融合,走之前,還帶走了一塊《混月訣》碎片,並且沿途妖化了很多山東的普通百姓,讓他們成為‘孩兒’。雖然太歲自身不發出妖氣,但它也無法像小樹那樣,將碎片的淨化之力氣息掩蓋。而且,一百多年來,太歲並無智慧,所以他的‘孩兒’並不被其所差遣,可如今,隨著太虛水晶的重生,太歲也正在發生某種質變,所以開始號召它的‘孩兒’向東聚集,與它融合……”隨後,蒲子軒停了半晌,看向眾人道:“我說得有道理吧?”

這一次,無人再發出質疑的聲音。

沙達利笑道:“很好,包衣衛那些人沒發現的真相,合我們多人之力,愣是給推測出來了!接下來,你們有何打算?”

蒲子軒意氣風發道:“大家且好生休息一晚,明日咱們便出發,前往嶗山,奪取《混月訣》碎片,並將那太歲打回原形,拯救山東百姓,還要讓它成為咱們提升淨化之力的滋補品!”

自此,蒲子軒一行在蒲家莊的曆程已告一段落,隻是,還有最後一事,讓陳淑卿牽腸掛肚。

入夜,天空下起了淅瀝瀝的細雨,蒲家莊村東一裡處一塊墓碑前,陳淑卿與蒲子軒二人在一團光球的照耀下,並肩而站。

這正是蒲鬆齡與發妻劉氏的合葬之墓,由於蒲鬆齡是舉世聞名的大作家,因此其墓地也得到了官府的特彆保護,不僅美觀工整,而且兩側鬆柏林立,儘顯端莊之氣。

“先生、阿媽,我又來看望你們了,隻是,恕女兒不孝,因為有要事在身,匆匆而來,明日又要匆匆而彆。女兒向你們保證,待女兒有朝一日成為人類之身後,一定會經常來看望你們的。”陳淑卿一番低語後,欠身將一朵變出的白花虔誠地放置於墓碑之前兩炷燃燒的香間。

蒲子軒則一直雙手合十,默不作聲。

陳淑卿起身後拍了拍蒲子軒的肩膀,輕笑道:“怎麼,你平日話不是挺多嗎?如今到了你這麼偉大的祖先麵前,不想說點什麼嗎?”

蒲子軒吐了吐舌頭道:“前幾日不是剛過來嗎?此番又來,還真不知道說些什麼好呢……”

陳淑卿噘嘴道:“那可不行,若是沒有他們,你哪來的機會認識我這麼一個絕世美人啊?反正,必須說點什麼!”

蒲子軒很久沒看到陳淑卿如此可愛的表情,便打趣道:“好好好,我向祖先承諾,一定給小九多買幾串糖葫蘆,將小九喂得白白胖胖的!”

陳淑卿狠狠捶了一下蒲子軒的後背,喝道:“你給我嚴肅點!”

蒲子軒這才半打趣半認真道:“好了,我的祖先們,雖然我們生活的時代相隔了一百多年,我從來沒有見過你們,可是,還是要感謝你們,收留了一個這麼靈動可愛的養女,還將她送到了我的身邊來,帶給了我太多太多的體驗……總之,放心吧,小九的願望,我一定會替她實現的。明早,我們就要離開了,我的這個承諾,你們的在天之靈,看著就好。”

說完,兩人一起朝墓碑深深鞠了一躬,便轉身相擁著離開。

身後,陳淑卿的妖力還在持續發力,那墓碑四周的草叢中,綻放出一朵朵小小的鮮花,在濛濛細雨中如夢如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