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徹查此事(1 / 1)

寧佳微沈寒諾 春雷炮 682 字 8个月前

“查!給本王徹查此事!”

一路小心翼翼地抱著悄無聲息的女人,回到自己的寢殿,沈寒諾躺在她身側,細細描摹她的眼角眉梢。

昔日的音容笑貌,逐漸換成了望著他時的黯然無光,他腦中不斷浮現的,是她受刑時直直望著自己的雙眸,那雙眼中好似痛到了極致,失望到了極致……

而他,選擇了視而不見。

心臟處傳來陣陣絞痛,沈寒諾的眼底仿佛染上了血色,愣愣的任由無色的液體奪眶而出,映照出他凸起的青筋。

屋外,有人稟報道:“王爺,茗側妃求見。”

沈寒諾毫無反應,倦怠的閉了閉雙目。

屋外的寧佳茗聽聞寧佳微死了,正準備去一探真假,就聽說沈寒諾把寧佳微的屍身抱到他的寢殿處,這才火急火燎的趕到這兒。

見遲遲沒人應答,寧佳茗不得不嬌聲道:“王爺,是佳茗呀,佳茗聽聞姐姐……”

話未說完,一聲暴怒從屋內響起——

“滾!”

寧佳茗嚇了一跳,還想說什麼:“王爺,佳……”

“茗側妃,您還是回去吧,不然該惹王爺發怒了。”一旁的管家低頭勸阻。

“你敢攔我!”寧佳茗瞪了他一眼,還有些不甘心。

管家不為所動,抬手道:“側妃請。”

狠狠跺了跺腳,寧佳茗暗恨道:“你給我等著。”

說完,她看了眼前緊閉的房門一眼,不甘心的轉身離開。

回到院子裡砸了不少東西,寧佳茗這才稍稍平靜些。

一旁侍候的丫鬟誠惶誠恐,大氣都不敢出。

“不過,這寧佳微應該是真死了。”寧佳茗喝了口茶水,譏笑著:“礙眼的人,早該死了。但說來也怪,之前怎麼折磨她她都活得好好的,現在倒直接死了個乾淨,才來王府幾天啊。”

說著,她又啐了一口,“還有那個劉管家,竟敢如此與我作對,不好好教訓教訓他,難消我心頭之恨!”

……

這邊,管家在門外站了許久,也不見沈寒諾出來,倒是一名家仆慌慌張張的跑來。

“何事如此失禮!”製止這家仆,管家厲聲問。

“三王爺……三王爺闖進來了,此時正往這邊趕來,小的見此趕緊前來通報。”

聞言,管家皺起眉頭,朝緊閉的房門看去。

‘吱呀……’

緊閉的房門在他眼中打開,沈寒諾一臉沉重的出來,“看好這兒,不許任何人打擾王妃。”

管家應道:“是。”

“帶三王爺來書房。”言罷,他大步流星的離開。

‘砰!’

房門一下被用力推開砸響,沈寒諾一回頭,迎麵而來的就是一拳頭。

快速抓住眼前的拳頭,沈寒諾雙目一沉,輕巧甩開秦離,他就這樣看著他,也不說話。

秦離雖也懂武,可這哪兒比得上浴血奮戰,上陣殺敵的沈寒諾。

他也知這一點,隨即頹然的冷笑了聲,目眥欲裂的看著沈寒諾。

“現在這樣你滿意了?沈寒諾!你如此辜負她傷害她,你說,你到底圖的是什麼?”

熱淚流過眼角,秦離說著就怒了:“你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對她!啊!為什麼!既然不喜歡,又何必娶她?娶了她,又為何這般傷害她?嗯?你說啊!說啊!”

說著,他激動的抓起了沈寒諾的衣領。

沈寒諾喉間哽著,想說什麼,唇瓣碰了碰,終究什麼都說不出口。

不知過了多久,看著沈寒諾一言不發的樣子,秦離冷笑出聲:“明明當初我們是一同遇見她的,怎麼偏偏她就看上了你這個恩將仇報、鐵石心腸的禽獸?”

“你根本配不上她!”

一字一句,字字誅心。

沈寒諾囁喏許久,才找回自己的聲音:“所以,三年前我被釋放,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