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她在哪裡(1 / 1)

寧佳微沈寒諾 春雷炮 625 字 10个月前

侍衛低頭:“回王爺,並未。”在沈寒諾發怒之前,他又連忙道:“屬下查清了三年前關於王妃之事。”

“說。”沈寒諾沉著臉,掩住微微發顫的雙手。

“三年前王爺一家落難皆被下了牢獄,王妃獨自去了三王爺府中,之後三王爺便出府進了宮。緊接著王爺被釋放出來,去寧府求見王妃時,王妃當時曾翻牆而出,卻被茗側妃抓獲。”

“茗側妃叫人打殘了王妃的腿,且不準任何大夫去給王妃治療。之後王妃變賣了所有的首飾,換成銀錢送於王爺。隻是,這事兒被茗側妃知曉,便昧下了那些銀錢,隻留下少需,還以自身的名義,送於王爺。”

“另外,王妃這幾年在寧府中一直都受到茗側妃的欺淩,有一回差點……差點被茗側妃派去的一名奴才淩辱。”

咽了口唾沫,這侍衛頂著越來越低的氣壓繼續道:“並且,王妃前幾次受傷,茗側妃都攔下了所有的大夫……”

不言而喻,寧佳微身上的傷,從未得到過治療。

沈寒諾此時再也支撐不了沉重的軀體,趔趄幾步撞向屋中的桌子。

他抬起猩紅的雙目,咬著牙說:“本王要那個毒婦千刀萬剮!”

此時,寧佳茗還在屋中擺弄著新做的指甲,侍女慌慌張張的跑進來,還被她好一頓訓。

寧佳茗根本不聽這侍女說什麼,隻一個勁的責打她,直到沈寒諾帶著人進屋了才察覺到。

“王……王爺。”有些慌亂的收回手,寧佳茗連忙起身行禮。

沈寒諾沉著臉,眼神陰鷙的瘮人。

“把這毒婦帶走。”他的一字一句,宛若地獄的回聲:“執——梳洗之刑。”

“什麼?”寧佳茗一下子傻了,覺得方才好像聽了個一點都不好笑的笑話。

直到雙肩被扣住,她才驚覺沈寒諾此時的神情極為難看。

內心陣陣不安,她有些慌亂的開口:“王爺,您這是為何,是佳茗做錯什麼了嗎?”

眼前的女人嗓音婉轉,麵容嬌弱,端的是一副委屈與不解。

沈寒諾皺著眉,內心徒然一陣作嘔。

“你做了什麼自己心裡沒數嗎?”他的語氣越發冰冷,極有壓迫感的上前:“你如何欺淩本王的王妃,如何欺騙本王。這些,還要本王一一說與你聽?”

寧佳茗臉上的表情一僵,眼中慌亂與恐懼Y.B獨家整理一閃而過,皺起柳眉疑惑的問他:“王爺,您在說什麼,佳茗不明白。”

沈寒諾嘴角牽起譏諷:“你偽裝的真拙略。”

可我當初……竟信了你。

不是謊言多完善,而是……而是那卑劣的仇恨,為當時一無所有的自己,找到了完美的支點。

閉了閉眼,沈寒諾掩去眼中的沉痛,再睜眼便是滿目殺伐:“拖下去,在前廳執刑,相關人等一律連坐。”

這下寧佳茗真的慌了,連連告冤,涕泗橫流,“王爺,王爺明鑒,佳茗冤枉啊,王爺……佳茗冤枉……”

沈寒諾沉著臉,一揮手就有人堵著她的嘴,拖著她走遠。

廳外傳來陣陣慘叫,在驚心動魄人人自危中,沈寒諾靜靜的低著頭,誰也看不清他的神色。

安靜、死寂、壓抑。

空洞的眼揭示著他的渴望,但寧佳微的屍身還未找到,他還得繼續,還要繼續。

不可解脫。

這時,一位親信匆忙前來,在他耳邊說著什麼。

沈寒諾神魂劇變,猛然抬頭,急切的問:“在哪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