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不負苦心(1 / 1)

寧佳微沈寒諾 春雷炮 901 字 8个月前

“三王爺府中。”

沈寒諾雙眸一斂,跌回椅座,呢喃著:“秦離?秦離!”

他的聲音急切,仿佛抓著了最後一根稻草。

抬手示意親信附耳過來,沈寒諾眼含利芒的吩咐了幾句,在越發微弱的慘叫聲中,大步離開。

廳外,眾人見沈寒諾離開後,才顫抖著長舒一口氣,餘光瞧著茗側妃此時被刷下的堆堆血肉,森森白骨在陽光下泛起刺眼的光。

眾人心下頓時寒意襲身,心悸異常,不由的打著寒顫。

……

這廂,秦離正嘴角帶笑的望著寧佳微,細細為她挑選吃食,一名內侍無聲的前來。

秦離餘光瞟到他,眸色不變,眼底卻彌漫上寒意。

寧佳微又一次謝絕了他夾菜的動作,小口喝下碗中最後一口湯,掏出手帕擦了擦粉嫩的唇瓣,才道:“三王爺,墨雨姑娘陪同佳微回去就好,你可以先去處理你的事。”

秦離搖搖頭,望著寧佳微的眼中始終帶著溫柔,“什麼都瞞不了你,且讓墨雨侍候你去休息,我一會兒就來。”

寧佳微唇瓣囁喏了幾下,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待寧佳微走遠,望不著她的身影後,秦離眼中的寒意立即布滿瞳孔。

他望著內侍,沉聲到:“說。”

“平南王的人來過。”內侍恭敬道。

瞳孔一縮,秦離眼中諱莫如深,隻讓他繼續盯著,就把人打發走了。

靜靜在原地想了會兒,秦離朝著空中說了幾句話,才起身離開。

寧佳微坐著輪椅,靜靜的立在陽光下,閉著眼,感受著吹過的和風與陽光的暖意。

秦離來時就見著這一副靜謐美好的畫卷。

不知過了多久,寧佳微睜開眼,便發現身旁多了個一身玄服的男子。

“王爺。”不能起身行禮,寧佳微隻得朝他頷首。

秦離溫柔的笑道:“我派人去收拾了郊外的一處水榭,想著今日日頭正好,帶你去小住幾日,換換心情。”

說著蹲下身,免去她仰頭的辛苦。

聞言,寧佳微微微蹙起了眉頭:“這樣太過麻煩三王爺了,還是不必了。”

秦離微微搖頭:“不麻煩,況且已經收拾好了,隻等你前去。我保證,那兒很美,你不會失望的。”

望著他眼中的倔強,寧佳微沉默了幾許,語氣淡淡:“好。”

“佳微,那兒有一大片梅林,你看到一定會喜歡……”秦離還想繼續勸說,突然聽到寧佳微應下了,他還有些愣了愣,之後內心湧上狂喜,磕磕絆絆的道:“佳微,你……你答應了?”

“嗯。”寧佳微不想辜負了他的一片苦心,但再多的她給不起,也給不了。

“好,好,我這就差人準備,我們一會兒就出發。”說著就起身,他笑得一臉傻氣:“佳微,我這就叫人備好馬車,墨雨去給你收拾東西,我們一刻鐘後就出發,可好?”

“嗯。”

看著秦離急急忙忙出了院門的身影,餅寧佳微的眸光有些失神,過了許久才收回目光,有些出神的望著陽光下的光斑。

失望?她想,她本就沒了期許,這世間又存在什麼失望呢?

就像腦中浮現的一張臉,從前有多溫柔繾綣,現在就可以有多冰冷漠然。

她苦笑著搖了搖頭,甩掉那些雜念,寧佳微想,往日種種本就如過眼雲煙,可以有,同樣可以沒有,一切本就不那麼重要了。

秦離沒有陪同寧佳微一起前往,他還需要處理好之後幾天要忙的事,才可安心的陪寧佳微去彆莊小住幾日。

當然,最主要的是——他還需要應付一個人。

目送寧佳微離去,回到府中處理好了事物,秦離便進宮去向皇上告假幾日。

他才從宮中回府,就見管家上前,稟報道:“王爺,平南王前來拜訪。”

步子一頓,秦離神情淡漠:“嗯。”

見秦離不為所動,管家低著頭繼續道:“平南王才到府中,此時正在前廳候著王爺。”

秦離凝了管家一眼,邁著步子朝前廳走去。

一見到沈寒諾,秦離險些被他此時的狼狽模樣驚到。眼前這胡子拉紮、雙目頹然的人,與從前眼含傲然的人區彆甚大。

不過,秦離心中一聲冷嗬。

這都是他自找的,怪不得旁人。

秦離坐上主位,靜靜的喝著熱茶。

廳內一時寂靜無二,誰都沒有主動開口,一陣沉默蔓延開來。

突然,秦離眉峰跳了跳,放下手中茶盞,雙目如利劍直直射向低著頭的沈寒諾,神色漠然道:“不知平南王光臨寒舍,有何要事?”

沈寒諾這才抬眼看他,布滿血絲的雙目直直的望著他,聲色暗啞道:“本王這幾日總也找不到本王的王妃,想著三王爺與王妃也有些交集。”

秦離袖中的手緊了緊,麵上卻不露分毫。

沈寒諾見他端的是一副無知無覺的模樣,沉著聲繼續道:“素聞三王爺能力出眾,才華過人,不知三王爺可否幫幫本王,幫本王找一找本王的王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