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初遇(1 / 1)

寧佳微沈寒諾 春雷炮 787 字 8个月前

沈寒諾一下子被刺住,低頭看向寧佳微。

“翠兒。”寧佳微不欲聽他們爭辯,劃動著輪椅就想離開,翠兒回神立即推著她。

沈寒諾與秦離一齊蹲在她跟前,都想說些什麼。

眼眸掃過他們,在沈寒諾臉上微不可察的停頓了一會兒,寧佳微輕聲歎了口氣,對秦離說道:“三王爺,府中一品紅近日紅的正豔,佳微可否有幸邀三王爺一觀?”

秦離的臉上早已沒有麵對沈寒諾時的嚴肅,此時正柔和的笑答。

“能得佳微相邀,是秦離的榮幸。”他的眼底有著渴望,亦藏著恐慌。

沈寒諾死死攥著衣袖,目光陰沉的望了秦離一眼,可寧佳微話裡的意思他們都懂,他不會駁了她。

遠遠望著秦離推著寧佳微停在碧水湖邊,寧佳微的身旁倚著一不高不矮的紅綠花樹。

沈寒諾不知道他們說了什麼,隻看著不消一會兒,秦離似乎想朝寧佳微伸出手。

望著那雙手離寧佳微越來越近,沈寒諾眼中怒火中燒,恨不得現在就去把他的爪子折斷粉碎。

聽不清他們說什麼,看不見他們的神態。寧佳微似乎毫無察覺,徑直抬起手撫了撫身側的暗紅花葉。

不知寧佳微說了什麼,秦離仿若泄氣的氣球般,渾身的氣勢都在一瞬間乾癟下來,那僵持在半空中的手也無力的垂下。

沈寒諾見他側頭一直望著寧佳微,上下嘴唇碰了碰,而後寧佳微收回手看了他一眼,朝著他恭敬的頷首。

秦離終是苦笑著轉身,一步一步遠離了寧佳微。路過沈寒諾時,深深凝了他一眼,留下一句飄落於空中的話,“好好待她。”

沈寒諾步子一頓,之後更加堅定的朝寧佳微走去。

他眼中碎光流轉,仿佛深淵中的幽冥,朝著世間最後一把火走去,捧起,最後穿過皮肉,穿過齒骨,穿過心臟,安於魂靈。

沈寒諾緩緩蹲下,注視著寧佳微淡漠的雙眸,沈寒諾火熱的雙手包裹著她。她的手冷極了,慢慢在一捧滾燙中吸取著熱度。

“佳微在這府中怕是都待煩了,用完午膳我們一起出去看看,可好?”

沈寒諾的語氣虔誠,神態柔和,在滿是狼狽的臉上,眼神黝黑專注,眼中盛滿寧佳微的眉眼——平靜、淡漠,依舊無波。

“嗯。”

寧佳微隻簡單應了一聲,沈寒諾卻緩緩笑了。

像是一個乞兒突然得了一塊夢寐以求的甜點,臉上儘是滿足,儘是珍視,探頭探腦的四下看看,乘著無人,把那甜點小心翼翼的珍藏與懷。他舍不得吃,吃了或許就再也得不到了。

被沈寒諾抱下馬車時,寧佳微神情一頓,目光停在一塊碑銘之上。

‘千丈紅’,是先皇為其後栽種的千丈桃園,承載著先皇對其後的一片癡心,素來為人稱道。

沈寒諾讓隨侍在原地等侯,推著寧佳微慢慢行走於這古道迢迢,最後,在一顆巨大桃樹下停滯。

冬日還未過去,其他桃樹並未開花,可若是抬頭望去,便可見身前這巨大樹木上已零星綴著點點桃紅。

看著這棵樹,寧佳微的目光似乎有些飄忽。

她仿佛望到了一名少女在隨行玩伴的勸說下,有些羞澀,又有些向往的隨著落花翩翩起舞。

沒有音樂,但朵朵桃花就是她的伴奏,片片花瓣落地的瞬間就是她要踩下的點。

她的綠衣鮮嫩而輕盈,她的舞姿曼妙而多姿,她的雙眸熾烈而純粹。

一舞終罷,她一抬頭便落入了一雙黝黑發亮的眸子裡。

兩彎清泉泛起粼粼碎光,那少年見她抬頭,竟慢慢紅了臉,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記憶久遠而鐫刻,若不是突然看到五年前的自己,寧佳微都不知道,原來她還清楚的記得,當時的少年笑起來有個淺淺的梨渦。

那梨渦中好像還釀出了淺淺一壇桃花釀,聞著醉人,望著舒心。

她當時就想。

那,喝起來呢?

頓時,桃紅就蔓上了她嬌俏的雙頰。

還不待她再想,那少年就一步步朝她走近。

她清楚的聽到心跳驟然加快的聲音,‘怦怦怦’在耳邊炸響。

“此舞甚美。”

寧佳微突然抬頭,不知方才這句話,是五年前的沈寒諾所說,還是此時的他。

沈寒諾蹲下身望著她,目光灼灼:“這是我們初識,我同你說的第一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