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無論如何,活下去(1 / 1)

寧佳微沈寒諾 春雷炮 661 字 8个月前

寧佳微的語氣開始柔和:“隻要你答應我一件事,我就原諒你。”

“一定答應,無論是什麼,我都答應你!”沈寒諾不假思索,抬手覆住寧佳微纖細的手指,貪婪的摩挲著,想把自己整張臉都埋進這雙柔荑裡,一輩子感受著她的溫度。

“答應我,”寧佳微捧著他的臉,認真地說:“無論發生什麼事,你都要好好活下去,不能愧對了……爹娘的生養之恩,栽培之意。”

沈寒諾怔住。

他內心的恐慌在一瞬間如同脫韁的野馬Y.B獨家整理,再也止不住。他愣愣的望著她,薄唇囁喏著,卻什麼都說不出口。

一陣劇痛從心底蔓延至眼底,他的眼眶發紅,眼尾氤氳上了霧氣。

寧佳微的眼眶也有些發熱,但她還是沉著聲,哽著喉說:“答應我。”

沈寒諾的眼淚就這麼流了下來,他把頭埋進寧佳微的雙手間,啞著聲說:“好……好……我答應你,我都答應你。隻要你說的,我都答應。”

猶如困獸的掙紮,沈寒諾最終還是向寧佳微妥協了。無論發生了什麼,無論她是生是死,沈寒諾都要繼續在這世間飄搖,直到生命的自然終結。

得到答案,寧佳微笑了,笑著笑著,一滴滴熱淚就這麼毫無預兆的滴落下來,滴在沈寒諾絲滑的發帶上,再緩緩滾落進他烏黑的發絲中,隱匿不見。

他的肩頭聳動著,無聲的抽泣,絕望的抽泣,又是含著希望的抽泣。

寧佳微的手心漸漸濕潤,有水漬緩緩流下,她慢慢低頭,想蹭一蹭沈寒諾茂密的墨發。

隻是喉間湧上的陣陣癢意製止了她的動作,她想忍,眼眶臉頰都憋的通紅,卻還是發出了聲聲劇烈的咳嗽。

“佳微,佳微……”寧佳微一咳嗽,沈寒諾顧不得其他,慌忙起身輕拍著她的背脊,眼中儘是慌亂。

伴隨著劇烈咳嗽的還有陣陣腥甜,來不及咽下這腥甜,寧佳微立即抽出手,從懷中拿出手帕掩住口齒。

緩和之後她細細擦拭著嘴角,再若無其事的把手帕收入懷中,語氣平靜道:“無礙,就是這風有些大了。”

那手帕上的鮮紅,刺痛了沈寒諾的眼。

“對,風大了,都是我不好,都沒注意到今晚的風有些大了。”沈寒諾死死的抓著輪椅後扶,眼中布滿紅痕,聲色哽咽道:“我這就帶你回屋,再煮一碗雪梨羹,喝完你就好好休息,明天就好了,一定就好了。”

“好。”寧佳微的聲音輕響在這無風的月夜。

翌日,黎明才擦破黑暗的影子,迷蒙間,王府內已是燭火高懸。

沈寒諾回頭深深看了眼王府內的某個方向,正準備上馬時,一道身影映入了他的眼中。

沈寒諾形神巨變,鬆開韁繩大步朝府門走去。

他蹲下身,握住寧佳微冰涼的雙手,擔憂道:“你怎麼起來了?太早了,冰霜露冷,趕緊回去暖暖身子。”

說著,他就起身想推她回去。

寧佳微製止他,淺淺一笑,柔聲道:“我送你。”

沈寒諾動作一頓,壓了壓她身上的鬥篷,把白色的羽帽帶在她頭上,俯身望著她道:“等我回來好不好?一定要等我回來,好不好?”

寧佳微的笑越發溫柔:“好。”

沈寒諾不再耽擱時間,在她眉心落下一道深深的吻,緊緊抱著她好一會兒後,轉身上馬。

上馬後,他深深凝了她一眼,把這嬌小的白色身影牢牢鎖進靈魂之中,之後轉頭策馬狂奔。

在他轉頭時,寧佳微不自覺的伸出了手,仿佛想要抓住什麼,可沈寒諾沒有回頭,不敢回頭。

於是,他錯過了她微微紅了的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