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黑魔法(1 / 2)

小時候,在綠炎覺醒前,盧克一直在考慮一個嚴肅的問題:生存!

作為一名普通人,想在神魔多如狗的dc世界幸福地生活下去,需要極高的運氣。

盧克的運氣一向不錯,但也沒有自戀到以為自己就是被上帝眷顧的辣個男人,於是他選擇等待,每天吃了睡、睡了吃,把自己養的白白胖胖,結果等了五年,依舊沒有等到穿越者的福利,彆說係統,連最基本的金手指都沒有。

無奈之下,他隻能放棄美好的鹹魚生活,另謀出路。

變強的方式有很多種,總結起來無非那幾樣:超能力、變異、科技、魔法、秘術傳承和成為某種邪惡存在的狂信徒。

最後一項排除在外,力量這種東西隻有抓在手裡才屬於自己,彆人賜予的終究是彆人的。

超能力看機緣,強求不來,至於變異,那是窮人考慮的事情,作為原洪門會長的外孫,盧克從小到大就沒品嘗過“窮”的味道。

排除以上,還有科技、魔法和秘術傳承。

三種選擇都需要時間積累,尤其是秘術傳承,不管是華國的拳法、印度的古瑜伽還是亞馬遜叢林的瑪雅戰體都需要幾十年的時間磨煉,更難受的即使練到頂級也抗不出氪星人一拳。

這其實是一件挺尷尬的事情。

從老乞丐嘴裡得知拳術練到頂級能達到的破壞效果後,盧克當即放棄修行武術的想法,不管老乞丐怎麼花言巧語,就是不拜師,氣得老頭差點撞牆。

秘術傳承不行,隻剩下兩個選項:科技和魔法,魔法很有趣,哪個男人不喜歡魔法,問題是血統,dc世界的魔法需要血統才能發揮效果,沒有巫師或惡魔血統的人,修煉一百年,也擺脫不了麻瓜的命運。

蕭家祖上是根正苗紅的漢人,直到外曾祖父那一代造反不成、被清廷追捕,才逃到美洲謀生,指望這樣的家族有巫師血統,簡直開玩笑。

結果如預想的那樣,盧克沒有任何魔法天賦,修行兩年,沒有效果,隻得把心思投到幽靈戰甲上。

隻是他沒想到,時隔這麼多年,居然見到真正的魔法書,還是記載黑巫術和惡魔召喚法陣的禁忌書籍。

海濱城碼頭地下基地裡。

看著空曠的大廳,盧克表情無奈地說道,

“彆藏了,我知道你在這裡。”

話音落下,身上穿著大號白襯衫的氪星女孩從房間裡走出來,似乎剛洗過澡,頭發濕漉漉地,一雙大長腿暴露在外麵,燈光一照,熠熠生輝,唯一可惜的是手裡拿的不是安全套,而是金黃色的酥皮烤羊腿。

女孩吐吐舌頭,頗有些不好意思,

“家裡太無聊,就想出來轉轉,沒想到一轉就轉到海濱城了。”

盧克懶得理她,女孩的那點小心思他怎麼可能看不出來,隻是不想說破罷了,人都是害怕孤獨的,氪星人也不例外。

隨即卸下幽靈戰甲,在沙發上坐下來,打開羊皮書,一頁一頁地翻閱。

見盧克不開口,琳達事先準備好的說辭頓時沒有用武之地,隻能撇撇嘴,一邊吃羊腿,一邊說道,

“看什麼呢?”

“魔法!”

“電視那種?”

盧克瞥了她一眼,淡然道,“那是魔術,表演用的,我看的這本是現實中真正存在的黑魔法。”

琳達頓時來了興趣,丟掉羊排,光著腳丫跳到沙發上,順著盧克的視線仔細打量。

羊皮紙上寫滿了從沒見過的神秘字符,一部分是象形文字,一部分則有古希臘文字的影子,

“這些字符也是文字?”

“準確來說是魔文,一種流傳於地獄中的惡魔文字,後被人類改良,變成現在的樣子,它們是施展魔法的基礎。”

“你怎麼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