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迷魂陣(1 / 2)

九品九道 威揚 1919 字 3个月前

時間一點一點地過去,村莊之中漸漸隱去了雞鳴狗叫之聲,夜已經很深了,三人等了好一會兒也不見門宅前有什麼異樣呀,木鐵胖子有些不耐煩,低著聲道說:“嗨,什麼也沒有呀!隻感覺這兒冷風嗖嗖的,難道是這風吹動著門,發出撲通撲通的聲音,婦人家沒有見識,就以為這是鬼敲門?”

王大石說道:“風吹的聲音和敲門動靜自然分辨得出來。大概還沒有到時間,咱們再等等,急不得!”

木鐵胖子問道:“如,如果咱們真的遇到那敲門的鬼怪,這又該怎麼辦?”

王大石在鄉土派沒學到什麼,秘籍秘術倒是看了不少,他自不敢張揚,但也不至於讓木鐵胖子退堂。他說道:“木鐵大哥儘可以放心,我之前跟師傅學過符咒,想必能克住敲門鬼,如果這敲門鬼是那婦人先前的丈夫,我可以誦念歸安咒語,讓他好生在地下安息!”

在歐陽紫雲的心中,王大石是笨得使人發憋的憨子。她說道:“我還沒有見過鬼是什麼樣子呢,今天可是提著膽子出來了!大憨哥,若是遇見鬼,你可要施展兩招,讓俺也開開眼界!”

王大石覺得似被挖苦,看了看歐陽紫雲,說道:“紫雲妹妹,你見過鬼,那日在白馬峰觀看月亮,之後回到山洞中你看到的那位女子便是女鬼!”

歐陽紫雲聽王大石一說,突然想起那夜與王大石在山洞中,出現的那位女子,輕飄飄的身子,嘴中喊王大石為郎君……

這事使得歐陽紫雲一直誤會王大石,不過,此刻她有些相信王大石了。

三人說話間,視線沒有離開那宅院的大門。

深夜,月光被飄散的雲朵隱隱地罩著,大地間忽明忽暗。三人感覺身子一陣陣涼。

呼呼嘩嘩……枝蔓搖動,葉片翻飛,濃墨似的大雲徹底遮住了月華,天地陡然暗落下來。餘光淺淺,視線模糊了很多。

就在這時候,山坡後頭傳來異動,木鐵胖子一驚,臉色沉僵了下來,輕聲說道:“大概那個敲門鬼出動了!”

異動的聲響很大,像是巨人行走的腳步聲,王大石哀歎一聲,說道:“咱們不用在此等候了,敲門鬼不會出來的!”

“這,這是為何?”木鐵胖子一臉的疑問。

“這麼大的動靜,便是敲門鬼出來也被嚇唬走了!”王大石說道。

兩人隨王大石站了起來,順著聲響發出的地方悄悄尋去。他們在山坡頂處停留,看向聲響傳出的地方。隻見一隻人形般的黑影子正向不遠的林中跳去,形行動僵硬,像是害了僵直病。其實這深更半夜的,無從多想,就是一具僵屍。

突然,一堆團火燃氣,把周遭照得火黃。王大石瞬間看得清楚,確定了僵屍的判斷。隻是,火光下,有一個人身穿土色大馬褂,提著一隻鞭子,口念咒語,是在驅使那隻僵屍。

僵屍張牙舞爪,嘴中冒著寒氣,一跳一跳地在墳堆前停下來。墳堆共有六座,樹蔭遮擋之下丁點兒草兒都沒有長出來。

隨著咒語和法式,僵屍吐出濃濃寒氣,提起雙臂,六座墳頭同時塌陷,墳堆內伸出了黑色僵直的手臂,接著身子聳了出來,它們吸著濃濃的寒氣。

木鐵胖子自是認識了此人和此法式,正是養屍穀的穀主——養屍先生,不自唏噓。

王大石見過張道長驅使鬼怪,那鬼怪可以變大變小,被裝封在壇子之中,倒是沒有見過驅使僵屍。

木鐵胖子說道:“僵屍喜暗,接地氣,需在暗土之中儲存。五台山之地,陽正之氣鼎盛,沒想到穀主在此處貯藏屍體。此行咱們帶了七具僵屍,吐出寒氣的便是先前木箱之內所裝的屍王。”

歐陽紫雲有些寒栗。

木鐵胖子說道:“不用怕,僵屍經過訓練,隻聽穀主的驅使!”

歐陽紫雲哭啼著說道:“哼,大憨哥有符咒,用符咒之術必然能克製它們!”

木鐵胖子憨憨的一笑,說道:“普通的僵屍用符咒之術可以克製,但是屍王是穀主精心修煉過的,符咒貼在它的身上會自燃燒毀,符咒之術對它根本沒多用處!”

“那,那用什麼可以克製住,難道它有金身不敗的本領?”歐陽紫雲疑問。

“不,有一種東西可以克製,隻是這是穀中的秘密,誰也不可以說出,若是說出來,想必揭了自己的底牌,西域養屍穀怎麼在行道之中立足呢!”木鐵胖子說道。

歐陽紫雲分外生氣:“哼,咱們這算是什麼朋友!”

木鐵胖子頓了一會說道:“是呀,既然是朋友我告訴你,但是你不可以跟任何人說起!”

“恩,這才算夠義氣!”

木鐵胖子說道:“這屍王放在藥物之中修煉,果真是金身不破,隻是這藥物對一種東西特彆敏感,即便是穀主也不知道!”

歐陽紫雲嗬嗬笑著,說道:“那,那既然如此你怎麼會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