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人參(1 / 2)

九品九道 威揚 1876 字 1个月前

迷魂陣需要施念咒語驅使,用的越多,驅使越加靈便。迷魂陣,其實是一個廣義的概念,在不同門派,不同方式都可以催使迷魂陣的運用。在民間的一些方士手中確實有使鬼怪迷魂的手段。

方士們利用陰陽學說迷惑鬼魂。一般來說,鬼魂陰氣較重,會吸附一些陽性達到平衡,利用這個特征,鬼魂夜間出來,用陽起石和陰起石交織堆成圓堆,鬼魂會繞著圓堆轉個不停。此方甚靈,且不需要念咒,也不需要依靠神力。

已經過了大半夜,村莊傳來了雞鳴和犬叫,即便是有鬼也未必敢出來敲門。王大石、歐陽紫雲和木鐵胖子回到村莊。

走上山坡,王大石發現兩塊青石。青石可以避煞,木鐵胖子用鐵手在上刻了“敢當”兩枚大字。

“泰山石敢當”在民間運用最為普遍,也最為實惠的辟邪之物。最常見的是立於橋道要衝或砌於房屋牆壁,這樣的習俗流傳全國各地。在民間用作鎮宅,平息煞氣,比之驅邪避邪除煞氣的魯班尺、金蟾蜍、火麒麟更實惠實用。

其實,在民間常常見到“泰山石敢擋”“當”與“擋”雖然是一字之彆,卻悖逆了風水界和古代民流傳統。石敢當是泰山一人名,而石敢擋,分明就是形容泰山的石頭具有神奇的威力,利用泰山的石頭可以擋住邪惡之類。民間文化源遠流長“泰山石敢當”與“泰山石敢擋”各占半壁江山,至於孰乃正身已經不重要,一切都融合在了民間流俗之中。

其實,關於“泰山石敢當”有這樣一件民間的傳說。

——在山東省的泰山腳下有這樣一位人物,名字叫做石敢當,此人長得高大英勇,麵貌正然,一副不屈不服神色。他非常之勇敢,武功高強,打抱不平,特彆有狹義心腸,在齊魯之地名氣很大。

齊魯之地的泰安縣一個鎮子上有戶張姓人家,張家的女兒正值妙齡,擁有閉月羞花之容,沉魚落雁之貌,長得超乎尋常的漂亮,美名遠播。當地有一隻妖精看中了女子,就想娶她作為自己的妻子,每到太陽壓山的時候,就從東南方向刮來一股妖氣,衝開張家的大門,妖氣跑進女子的屋裡去。天長日久,女兒開始不舒服,常常昏頭昏腦,嗜睡不起,漸漸地身子虛弱,麵黃肌瘦,身無縛雞之力。張家的父親找了許多先生、遊醫等奇士來給女兒看病,這些人都紛紛擺手說沒有病,即便是有病也治不好。人們就說女兒家是被妖氣纏了身,光吃藥是治不好的。

張家老父親聽說泰山上有個石敢當的人物,這人很勇敢,就備上毛驢車去請他。

石敢當聽了張家父親的講解,就來到了張家,讓張家準備十二個童男,十二個童女,並且要求男的一人一個鼓,

女的一人一麵鑼,除此之外,要求所有的童男童女身穿異服,臉上畫著濃濃的妝。

一切準備就緒,石敢當準備了一盆子油,把棉花搓成很粗的燈撚,另外準備一口鍋。

這樣天色漸漸地黑了下來,石敢當把燈撚插在油中,然後點著,怕這妖怪看到,便用那張黑鍋把盆子扣住,坐在旁邊,用腳挑著鍋沿,使得鍋卡在下麵不至於把燈火壓得熄滅。雖然點著燈,遠處也看不見燈光,不影響妖怪的到來。

太陽又壓在了山頭,天色黑暗下來,突然之間,從東南方向吹來了一陣妖風,石敢當看著妖風吹過來,用腳踢翻了鍋,那燈光猛然一亮,十二個身穿奇裝異服裝扮怪異的童男童女就一齊敲鑼打鼓。那妖怪一進屋,看見燈光陡然一亮,接著鑼鼓喧天,嚇得就閃出了屋,一直朝南方跑了去。

不久南方有人又被妖風纏住了身體,怎麼辦呢?經過人家的打聽,聽說泰山有個石敢當,能治妖,就把他請去了。

石敢當又用這個辦法,妖怪一看又跑了,就上了北方。且說東北又有個姑娘得了這個病,經過打聽,又來請石敢當。石敢當這一去,又治跑了那妖氣,妖怪一跑,跑到了西方。

山南海北這麼大的地方,石敢當怎麼也跑不過來,於是人們找石匠打上石敢當的家鄉和名字,“泰山石敢當”,誰家鬨妖氣,就把它放在誰家的門前,那妖怪見到了就被嚇得跑了。

“泰山石敢當”漸漸地流傳開來,行道中、民間都把它作為驅邪避煞的風水寶物。

木鐵胖子憨實又有勁,把兩塊石頭刻上字之後,搬到了那位婦人的家門前,依照王大石的吩咐,放在家宅院前門口,此作用便是阻擋前麵那條如箭一般的路,衝箭煞。另外一塊是破解廉貞煞。

把泰山之石放在兩處之後,王大石和木鐵胖子躺在屋後休息一會兒,歐陽紫雲也找了個地方躺下來。夜裡很冷,王大石看著歐陽紫雲心中生出一份疼愛。

王大石說道:“紫雲妹妹,你的父母一定很牽掛你,明天的夜裡你還是不要來了!”

歐陽紫雲說道:“不,我一定來,嬸子勞苦,我一定幫助她破解敲門鬼!”

王大石看著她笑了笑。

昨日五台山集會,各門各派都急著趕過來,路途勞頓,加之搶奪蹴球,身子更顯疲乏,王大石和木鐵胖子躺下沒有一會就睡著了,歐陽紫雲也漸漸地合起了雙眼。

待到清晨,陽光大照,三人醒來時候,發現自己的身上都多了一些鋪蓋。原來,清早十分,婦人便起了床,見到三人辛苦,便把家中的被褥、棉襖之類拿了出來蓋在三人的身上,隻是三人睡得沉,沒有發覺而已。

三人醒後,婦人手攙著丈夫林販

子一起給三人下跪。

丈夫麵黃肌瘦,被病魔折騰得像傴僂老頭。他麵上隱隱藏著黑氣,印堂中心一圈暗色,像是被鬼妖之氣纏繞了身。

王大石見到林氏便感知將是大禍臨頭的征兆,好在夫婦倆修行甚好,未現死期。

婦人避著林氏說道:“昨天夜裡咱們夫婦沒有聽到鬼敲門的響聲,多謝三位,不知真的是鬼魂敲門還是怎麼的?若,若是俺之前的丈夫鬼魂來敲門,把他請走便是,千萬彆傷了他,還請三位多多手下留情,!”

沒想到婦人對死去的丈夫如此的關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