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仇敵(1 / 2)

九品九道 威揚 2710 字 13天前

過了不多久,王大石三人向林氏夫婦暫時告彆,準備夜間再來察探。林氏的夫婦把三人送出了門外,踏上了返程。在村莊的路頭聚集了很多人,有些是行道中人,有的則是當地百姓的裝束。不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王大石帶著木鐵胖子和歐陽紫雲走了過去。

原來此地趴著一隻土黃牛,黃牛的尾巴被誰割了,流著血,傷口處沾著泥土和雜草。黃牛倒是健壯,此時眼中浸滿淚水,“哞哞”地叫著,好似在求救。

議論聲一直沒停,有的直接罵起來,罵之卑劣缺德,喪心病狂,削了黃牛的尾巴,乾嘛不把自己的蛋給剡了!

黃牛的主人癱坐在地上,哭哭啼啼的便罵道:“俺家土黃老實,性子一點不強,誰個逼樣的把自己的腿胳膊擼斷看看什麼滋味!遭天打雷劈的……”

沒人回應,主人把土黃牽著回家了。

王大石轉身回去,竟發現幾位乞討者。這些乞討人年紀不大,統一的著裝,頭上都纏著一頂破帽子。王大石不儘自問:這些乞討人,還不是乞討的年紀,為何不找些事情做來填飽肚皮?他覺得有些異常,終究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來不及深究,便和歐陽紫雲、木鐵胖子匆匆離開了。

半路上,遇到鑄劍幫。走在最前頭的是鑄劍幫的教主,緊隨其後的便是三位匠工長老,鬼三七、馬一彪和馬一剪。長老的身後分彆是東方清落、東方木白和林震俠,三人是貴教中剛挑選的二類弟子,將去土葬派破解南陽先生所受的夢災之擾。東方清落的身邊是溫晴晴。走在最後頭的是鑄劍幫的三類眾弟子。

在這群三類弟子中,有兩人端著托盤,托盤之中放著物件,被兩塊鮮紅色的布蓋得嚴嚴實實,看不出究竟是什麼東西。

兩方相遇之時,突然間遠處刮來一陣大風,把紅布掀開,托盤之中的物件一展無餘,竟是一對銅鑄的小蟾蜍。

王大石向木鐵胖子看了看。木鐵胖子疑惑地搖了搖頭。

鑄劍幫人多勢眾,把小道占得嚴嚴實實,三人擠在路邊,讓鑄劍幫眾人先行。

王大石為搶溫晴晴和東方清落交手,便成了鑄劍幫眾人眼中之刺,教眾們知道其是無用之人,遇見之時,皆都哈哈地嘲笑奚落過來。

王大石身份低微,身無武功技藝,隻得視若未見,聞若未聽,任由他們揶揄,心中再大的屈辱,再多的不服,也隻得隱忍下去。他本想向溫晴晴喊去,可是,可是自己麵對這麼多的強敵,即使喊了,也沒有用處,隻能招來更大的屈辱。

待鑄劍幫眾人全部通過,三人著上中心。王大石看著溫晴晴羸弱的身軀自悲又自憤起來。就在這個時候,溫晴晴轉過臉來,淚水嘩嘩地落下,王大石明顯地感覺到,溫晴晴似是被劫持一般。她似乎在喊著,可是沒有發出任何聲音。王大石心疼萬分,他忍不住就將衝過去,任他麵前是刀山還是火海都要衝過去,可是剛要舉步,鎮在了當地,他想:“東方清落對付的是我本人,對她沒有威脅,且鑄劍幫人多勢眾,此衝過去,自找沒趣。溫晴晴隻是不能與自己在一起,稍微受了些委屈,應是沒有大礙。王大石大丈夫一個,何等操之過急,有待我三年還誌,一定名正言順,光明磊落地帶回溫晴晴。”

想了好一會,直到溫晴晴背影消失,他回過身來。

木鐵胖子說道:“鑄劍幫聽了婦人所求,大概是為破解‘鬼敲門’的吧!不然怎會帶著兩隻銅蟾蜍?”

歐陽紫雲向王大石問道:“那,他們帶的一對蛤蟆有什麼用處?”

在之前,王大石什麼不知,什麼也不懂得,歐陽紫雲也不會輕易地向他詢問。

王大石覺得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印象發生了改變。他回顧了楞菇師傅傳下的《行道金訣》,裡記載有常用的法物,回道:“銅蟾蜍,是法物,可以驅鬼邪,除煞氣,安家宅,較為貴重,但是,如果不能運用適當,便是什麼作用也沒有!”

說著,王大石搖了搖頭,說道:“法物和法器的運用是很有講究的,鑄劍幫是專門鑄造經營劍隻的門派,他們居然采用銅鑄蟾蜍來鎮鬼邪,真是不敢恭維。”

歐陽紫雲聽著,淺淺地一笑,說道:“哼,鑄劍幫這麼大的氣勢就是虛張聲勢!哼,真是的!他們個個飛揚跋扈,其實就是草包飯桶!嗬嗬嗬嗬……”

王大石見到她的笑,如此的迷人,突然間想起鄉土派和她在一起的一些日子,想到這時,默默地對自己說:“溫晴晴若是這麼開心就好了。王大石,你要不斷地改變自己,要強大自己的內心,要學會武藝,從屈辱中走出來,更有尊嚴!”

就這般想著,王大石臉色蒼白,楞在當地一動不動。

木鐵胖子使勁地拍醒王大石,說道:“老弟,你在想些什麼呢?”

歐陽紫雲也向王大石看過來。

王大石說道:“本人自從來到這個世上,便受人欺負,受儘屈辱,我是在想,為什麼這麼不公平!”

木鐵胖子說道:“老弟,你彆這麼想,那鑄劍幫教眾品行本來就不好,再說,本人小時候就沒有了手臂,不算是個完整的人,不照樣過得如此瀟灑,關鍵是你怎麼看自己的!”

王大石點了點頭,說道:“是呀!”

此時歐陽紫雲“哼”的一聲說道:“王大石,你在彆人的心中就是個憨子,呆子,是個傻子,誰會尊重你呀!”

王大石這一兩天與歐陽紫雲相處,很明顯感覺到歐陽紫雲沒有之前的嬌氣,對自己也頗為尊重,當下這一句話,卻又讓平靜之心跌入深淵。

木鐵胖子看了歐陽紫雲一眼,說道:“歐陽紫雲你怎麼這麼說話!”

“本來就是這樣的,我隻是實話實說而已!”歐陽紫雲撅起小嘴,如是說道。

“那你說怎麼樣才能得到彆人的尊重!”木鐵胖子說。

歐陽紫雲嗬嗬一笑,說道:“你居然還不知道嗎?哼,得到彆人的尊重,首先自己要像個人樣子!”

王大石聽了歐陽紫雲尖銳的話鋒,心如刀割,不斷地衡量著自己,然後哀歎一聲,想了又想,默默地告訴自己:“是呀,想獲得彆人的尊重首先自己要有個人樣子!”

歐陽紫雲所說之言刺透王大石的心坎,便是木鐵胖子聽了都不愉快。之後,三人走在同路,一句話也沒有再說。

四處的山穀很靜,起伏錯落,忽高忽低,遠觀如丘。

就在這時,突然聽得有打鬥之聲傳來,這聲音並不遠,好似就在附近的山穀之中。

王大石聽著便要前去看看,歐陽紫雲和木鐵胖子跟在了後麵。

打鬥的聲音是從山穀中傳來,三人爬到山坡向下望去,在不遠的山壑之中有一人,這人手中拿著魚竿,頭戴鬥笠,一副凶惡之相,原來正是那位瞎子妙手漁翁。

山穀之中上上下下布滿蝙蝠,有的附在山壁之上,有的在吃食,有一群蝙蝠正在和妙手漁翁嬉戲。

那數十隻蝙蝠排成一字形,翩翩向妙手漁翁攻去,妙手漁翁拿著魚竿,擋來躲去,身形婉轉變化,來去神速,真是好武功。

妙手漁翁手中魚竿猛地伸長,向排成一字形的蝙蝠群截去。蝙蝠變化身姿,隻見中間一隻蝙蝠向後一縮,接著另外幾隻蝙蝠隻是稍動身子便形成一隻傘形。妙手漁翁頭上鬥笠突然飄起,在空中旋轉,朝這蝙蝠旋過去。蝙蝠翩翩飛高,陡然下降,朝著妙手漁翁的頭頂直接攻擊下來,攻來之時蝙蝠發出聲音,這聲音好似是在下達命令。山壁之上,山石之間,所有蝙蝠飛臨高空,在高空之中簇聚,像一條黑色的巨龍綿延開去。

蝙蝠翩翩飛著朝著妙手漁翁壓來,王大石看著,心想,憑著妙手漁翁有三頭六臂也是無濟於事。

隻見妙手漁翁突然高躍,迎上蝙蝠陣,身形突然加快,手中魚竿伸來縮去,動作敏捷傳神,魚竿過處都會碰向蝙蝠。隻是他在練習手法,若是實戰,隻需手上稍加用力,那些蝙蝠便會一個個地被擊斃,落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