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仇敵(2 / 2)

九品九道 威揚 2710 字 1个月前

王大石看得這等身形和手法一時間入了迷,心想:“哪天自己能有這樣的身法呀?將來一定要拜會一位好師傅。精誠所至金石為開,跪在地上十天十夜又有何艱!”

木鐵胖子此時說道:“妙手漁翁身形手法絕妙,他是魚行的人物,此時怎麼會和蝙蝠纏打在一起!”

突然傳來一陣大笑,原來正是妙手漁翁發出的笑聲。他是個瞎子,耳朵倒是機敏,想必這番說講被他發現。

妙手漁翁手中的魚竿陡然伸長,朝他打過來。這手法快極,不及王大石躲開,已經吃上一著。

木鐵胖子怕王大石再吃暗虧,把他抱起跳下了山坡。

王大石剛落地不穩,心中還盤算著哪裡得罪了妙手漁翁,隻聽一聲大喝傳來,一隻鐵叉伸在了麵前。

看這三齒鐵叉,王大石識得此人正是處處樹己為敵的柳菲霞,毋庸分說,她身旁所跟隨的正是華滄海。

在正一道天穀觀柳菲霞一直欺負王大石,沒有想到柳菲霞果真把他當成了仇敵。她性格爽直,說一不二,相遇之下若不收拾,豈不讓人貽笑。

王大石彎身躲過這一招。當下她鋼叉翻轉朝他心口刺來。

他一邊躲一邊思索該不該還手出招。他心中卻想好男人不跟女鬥,動手自也汗顏。但是若不出手,自覺無用,英挺男兒,卻遭女子欺辱?想要贏得尊嚴,首先也得有個樣子?

其實,王大石所擔心的是,若是還手反被柳菲霞打跌在地,豈不更是無顏?……”

王大石思來想去,便在躲擋過程之中受了兩下。

柳菲霞麵對的是沒有絲毫武功的王大石,而自己渾身解數,卻隻觸碰兩下,惹得心中莫名地惱火起來,大喝一聲,身子更加靈動,出手更加快捷。

王大石此刻又想到剛才總結的那句話:“獲得彆人的尊重首先自己要有個人樣子。自己一個人都不像,誰會尊重我,對待如此不可理喻的女子還思索什麼,若是再不出手豈不是又將遭到嘲笑和揶揄!”

王大石又躲過了柳菲霞的幾招快攻,就在躲擋期間,他看了看旁邊的歐陽紫雲和木鐵胖子。

木鐵胖子急得不住地擦汗,看他的樣子就想一躍而出,將此野女人生吞活剝。歐陽紫雲則是一臉的懵懂,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王大石此刻的心又被針紮一般,突然間他又想起在鄉土派發生的事情來……

那時候的王大石連一句完整的話也不敢說,總是低著頭,做任何事捏捏諾諾,猶猶豫豫……此刻,那些逡巡不前,躊躇不定,思前想後的事情一時間紛至遝來,在腦海中不停的湧現。同時,那些揶揄、鄙視也從心底翻了出來,他永遠忘不掉這些。

王大石告訴自己:“有時候,猶豫就是退縮;有時候,顧忌,就是怯弱的表現!”

“揚起頭才能發現自己長的並不矮小!”

王大石想到這裡,突然間揚起了頭,怔怔地看著柳菲霞。

柳菲霞瘋狂一般的拚殺,此刻見了仰頭挺胸,怒氣衝衝的王大石似乎有些忌憚,握緊手中的三齒鐵叉,停在手中,怔了一下。

王大石看出柳菲霞的忌憚之意,證明剛才的道理。

此刻,王大石再也不留情,戟指而道:“柳菲霞,你好是無理,若你執意不變,認為本人是你的仇敵,那麼,從今以後,本人與你相見,再也不會手下留情!”

王大石對柳菲霞恭讓三分,而柳菲霞脾氣古怪,嫉妒張道長傳授給王大石技藝,所以一直對王大石不滿。而今,王大石當眾人之麵用手指著她,更可恨的是直呼其名,讓本就小肚雞腸的她更加生氣,掄起鋼叉朝王大石的眉目刺來。

王大石與之前的變化可以用天翻地覆形容,此刻豪壯之言一出,駟馬難追,使出了《散武術》中的第一招迎去。

《散武術》中的三招,王大石看了東方木白的展示之後,已經正確掌握,加之平常苦苦練習,自可信手拈來。東方木白當日使出此招,身法靈動,動作快捷,招招精辟,而王大石第一招揮灑出來,動作快捷精辟之外,彰顯大氣雄渾,勇猛剛強。

剛出這一招,木鐵胖子一時傻了眼。

柳菲霞詫異十分,連忙收回鋼叉,收回之時,在周身旋轉一圈,以防王大石乘機攻來。

王大石這第一招施完,沒等柳菲霞停下來,雙手推向柳菲霞。

柳菲霞一驚,鋼叉再次伸出,而此刻王大石瞬間將一隻手掌變成拳頭打去,另一隻手抓向鋼叉。出招之快,已經逼近柳菲霞身前。

王大石此刻沒有收抑,一拳打在柳菲霞的胸腹,而另一隻手拿住了鋼叉。

柳菲霞一臉驚訝與茫然,一口鮮血噴出,身子已經落在數步之外,跌在地上,明顯受力不淺。她所驚訝的是,這麼大的力道不是他這麼大年紀所能發出來。

華滄海背上三劍刷刷脫鞘而出,其中一隻拿在手中,護住柳菲霞的身子,另外兩隻朝王大石射過來。那劍速很快,王大石正將對付,這時,木鐵胖子一躍而出:“既然你幫那位女子,在下也要幫幫俺的老弟!”說著,木鐵胖子伸出鐵爪,抓住其中的一隻劍,而另一隻劍仍舊朝王大石衝射過來。

王大石順手擲出鋼叉,那鋼叉擋住來劍,隻是鋼叉去時力大,把那隻劍衝得很遠才墜落下來。柳菲霞和華滄海都是一驚,感覺不可思議。

而王大石覺得自己並沒有使出多大的力氣,對此狀況也頗感無語。

柳菲霞緩了緩,擦乾嘴邊的血跡,衝著王大石厲聲說道:“咱們兩人既然是仇敵,本人傷勢在身,沒法再動,你竟可以來殺了我!”

王大石看了看柳菲霞,說道:“咱們無冤無仇,大是不必自惹是非!”說完,就走了。

柳菲霞衝道:“王大石,咱們既然是仇敵,那永遠是仇敵,永遠不會改變,今天就是你不殺我,下次相遇,本人依然要出手。本人說出的話永遠不會收回!”

王大石始終不明白她要乾什麼,為什麼如此凶狠,衝她說道:“你為什麼以我為仇,你為什麼這麼凶狠地對待我!你說,你說,難道我就這麼可恨嗎?”

柳菲霞深深地舒了一口氣:“你一個愣頭小子,傻傻忽忽的,當初為什麼張道長會選擇你做徒弟,這是為什麼?華滄海他如此努力,為什麼不是他!”

王大石閉上了眼睛,自己也不知道當初怎麼就學了驅靈咒,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張道長爽口答應他來到天穀觀。王大石也在思考,他又笨又傻,有時候想法天真,不是一塊學習技藝或是武功的好料子,但是他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就被楞菇師傅授為首席弟子,為什麼被張道長傳授驅靈咒?有時他為了安慰自己,隻能認為這些是傻人傻福了。

“傻小子,你就是我們的仇人,下次見到你還要取你的性命!”

柳菲霞徑自說著,而王大石已經走了很遠。此刻歐陽紫雲跟了上去,木鐵胖子把手中的劍隻摔在地上,算是還給華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