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吳魏暗鬥(1 / 2)

就在孫權送走鄧芝的數日後,斥候來報,說是魏國大司馬曹仁已在邾縣北麵五十裡外安營紮寨。此時的曹仁正與曹休、蔣濟、文聘等人在長江岸邊,等待賈逵、王淩與臧霸,還有曹丕派來的二十餘艘大型戰船的到來。

由於曹丕已讓趙谘提前告知,孫權對曹仁借道一事也無法拒絕,好在武昌境內還有吳兵近五萬,孫權也不怕曹仁假途滅虢之計。

至於曹丕所要的勞軍、出兵等事宜,孫權左思右想後,與其等曹仁上門討要,倒不如趁著曹仁兵馬未集結之時,主動做個了結。

因此孫權親自帶著張昭與一萬將士,從武昌渡江來到邾縣,並差人到曹仁寨中告知,三日後的正午時分,自己會在邾縣城北二十裡處為曹仁擺酒接風。

在得到孫權的書信後,曹仁再與蔣濟商議一番後,決定親往前往。正好曹仁也要問問孫權,曹丕要他做的那幾件事,究竟是何答複。

三日後,雙方各自如期抵達。按照先前約定的那般,兩邊各自隻帶百名親兵與士卒,皆在百步之外列陣。曹仁身後跟著蔣濟與悍將常雕、王雙,孫權這邊也帶上了張昭、周泰與徐盛,皆是一文二武,三人各帶佩劍。

傘蓋之下,孫權自是王侯裝扮,華麗且莊重,而年過六旬的曹仁則是一身戎裝,明光鎧在豔陽之下銀光燦燦,讓他更顯威嚴。

孫權雖是大魏吳王,但他畢竟是請降稱藩,因此魏國許多大臣並沒有對他十分尊敬,比如之前來到武昌的太常邢貞。而曹仁更是大司馬,位居三公之上,堪稱眼下魏國第一臣子,因此言談與神色之間,多少會流露出對孫權的不屑,對此孫權也是不動聲色,心平氣和。

精致的木案上放著一壺美酒,兩盞玉樽,一名侍從恭敬小心地為兩位重量級人物斟滿了酒。

“大司馬遠道而來,孤有失遠迎!”孫權微笑著舉起玉樽,“這一樽,祝將軍與大魏旗開得勝!”

“多謝吳王!”曹仁淡淡地說完後,也不客氣,端起酒醉一飲而儘。

酒過三巡,曹仁方才正色問道:“不知吳王何時出兵,與我共取荊州?”

“實不相瞞,近日孤麾下士卒多染疾病,更兼都督陸伯言也臥病不起。”孫權略帶歉意地笑道,“更兼糧草輜重皆是短缺,一時之間怕是無法起兵了。”

士卒染疾是軍中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至於陸遜,眼下雖是托病不出,可一旦孫權真的要用他,他立馬就能披掛上陣,重返沙場。

但這種推脫之詞,豈能騙得了曹仁?隻見他雙目一寒,沉聲道:“這麼說,吳王是想作壁上觀了?”

“我東吳方才遭受荊州之敗,軍民正是疲憊之時,豈能倉促出兵?”早就看不慣曹仁這般不敬的張昭,當即高聲回應道,“大司馬身為朝廷重臣,理當體諒盟友難處!”

麵對毫無怯弱,不亢不卑的張昭,曹仁一時之間竟也難以發作,隻有繼續盯著孫權,問道:“既是吳王眼下難以出兵,江東大小戰船,吳王可願相借十數艘?”

“戰船乃江東之保障,恕孤不能輕易轉借他人!”孫權則是森然回絕道,言語之間絲毫沒有退讓。

江東水軍,笑傲三國,孫權怎麼會蠢到把自己賴以生存的武器交給他人?

曹仁又吃了個閉門羹,一口怒氣已是抵到了嗓子眼,高聲說道:“我聞聖上加封吳王太子為東中郎將,對其倍加器重!隻是不知其是否已啟程前往洛陽?若其未往,我可差人護送!”

“孫登少年,尚在學習禮節,眼下仍不能麵見聖上。”孫權又是淡淡地一笑,“日後他定會前往洛陽為聖上效力。”

麵對孫權的百般推諉,曹仁終於再也忍受不住了,隻見他一拍案幾,豁然起身,厲聲大喝道:“吳王若有二心,不妨明言!何必在此惺惺作態,浪費時間!”

眼見曹仁突然暴怒,張昭連忙上前一步,護在了孫權的身前。後麵的周泰與徐盛,以及曹仁麾下的常雕與王雙,各自握緊劍鞘,以防不測。

然而,蔣濟似乎是對雙方劍拔弩張的架勢並不關心,一雙眼睛正直直地盯著孫權身後士卒所持的那些“吳”字旌旗上。

“子布,去將孤贈與大司馬的禮物,帶上來!”最終,孫權還是主動開口打破了這個氣氛緊張的局麵。

一炷香過後,隻見數百民夫推著大量的糧車來到附近。孫權這時也微笑著對曹仁說道:“這裡有三十萬石糧草,乃孤勞軍之物,大司馬不妨笑納。”

曹仁微微皺眉,緩緩坐下。孫權送他糧草他自然是樂意之至,但三十萬石糧草,隻夠他五萬大軍吃上兩個月,如果孫權的勞軍之物就這麼點,那著實是敷衍至極。

孫權略帶無奈地說道:“此番孤失卻荊州,損失大量糧草。大司馬若是嫌少,孤亦無能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