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你娘已經被休了!(1 / 1)

“且慢!”

就在徐老爺子與欽差將要回轉靈水村的時候,一聲急切的喊話聲響起。

趙秉炤,趙家二老爺橫空殺出。

隻是這位趙二老爺的出場方式有些不那麼體麵。

趴在軟搭子上,被人給抬著出現在了徐老爺子的麵前。

雖然記憶中早就沒有了趙秉炤這位小舅舅的樣子,但看到這趴在軟搭子上的人,徐老爺子就猜出了對方的身份。

“晏大人,彆來無恙啊!”

趙秉炤看到傳旨的欽差,臉上笑出了菊花褶子,“請恕老朽身體不便,失禮之處,還請晏大人多多體諒!”

晏景瞧見趙秉炤的時候,也是挺意外的。

但想到趙家跟定北侯的關係,晏景也就釋然了。

“趙二老爺言重了!”

晏景拱了拱手,輕輕點了點頭,算是打過了招呼。

約莫了解當年之事的晏景,對於趙家人的觀感是真的不怎麼好。

當年,定北侯還不是定北侯,被徐府趕出家門。為了證明自己的定北侯,毅然遠赴邊關,投軍從戎。

定北侯一去,便留下了妻兒無人照料。

這個時候,作為定北侯元配夫人的娘家人,隻要稍稍伸出手,便可庇佑一家人安穩。但趙家人卻揣摩著徐府中某些人的心思,用各種方法追回了定北侯元配夫人的嫁妝。

最終,定北侯原配夫人病歿。

據說在定北侯原配夫人病歿之前,曾在大雪中跪於趙家門外,趙家竟無一人出門一見。

如此行事的趙家,雖然依舊算是京城上流家族,但名聲卻是真的臭不可聞。

“本官還有要事要辦,還請趙二老爺讓一讓!”

晏景跟趙秉炤打過招呼後,便果斷給出了一個不欲多言的冷淡態度。

趙秉炤倒是臉皮夠厚,仿佛聽不懂晏景言語中的冷淡。

“晏大人,小兒無知,肆意妄言之語,當不得真!”

“聖上的旨意豈能有錯?”

“老朽以為,您既然已經將聖旨送到,我這大外甥之前也接了聖旨,豈有再將聖旨收回的道理?”

“這,於理不合!”

趙秉炤雖然是趴在軟搭子上,但表現出來的氣勢,很不一般。

作為京城趙家的二老爺,縱然是趙家名聲很臭,但趙家背後依舊是有人撐著的。趙二老爺平日裡接觸的人,非富即貴,這氣度自然養出來了。

“欽差大人,時間不早了,我們還是趕緊走吧!”

徐老爺子沒有想到自己這個小舅舅會冒出來,但趙家人的沒臉沒皮,他早就知道。雖然不知道趙秉炤此番又想謀算什麼,但他的態度不變。

那就是,對趙家人不理不睬。

“好!”

晏景聽了徐老爺子的話,乾脆點頭。

至於剛才說了一大通的趙秉炤,被兩人集體無視了。

“義哥兒!”

眼見徐老爺子不搭理自己,趙秉炤急了,忍不住一聲厲喝。

“你要胡鬨到什麼時候?”

“你若拒了聖旨,你娘泉下有知,不會原諒你的!”

然而,徐老爺子理都不理。

“蠢貨!”

“你給我站住!”

趙秉炤真的急眼了,竟是顧不得尾巴骨的疼痛,從軟搭子上爬了起來,“當初你娘已經被徐府休了!”

“你也被從徐氏族譜除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