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雪 上(1 / 1)

“2015年11月22日”

“麻浦區5363號的惠東烤肉店裡,此時店內客流擁擠,到處都是食客們的喧鬨聲”。

“老板給我來一瓶清酒再來一份豬五花”

“老板給我這也來一瓶清酒,再來一碗米飯”

“老板我的牛肉怎麼還沒上來啊?我今天可是發誓要吃光你家的牛肉的男人,快點上菜啊。”

阿西吧!你們催什麼催?今天的牛肉剛才賣沒了,我已經打電話讓蕭然那崽子送了,按理說應該到啦。我在打個電話催一下。

說話的是烤肉店的的老板金東城。

就在崔東城剛要拿出手機要撥通電話的時候。從後廚傳來女人的聲音。

老公啊,不要催了?現在正好是下班時間,阿然騎著摩托哪有功夫接你電話,再說了阿然那孩子哪回送肉遲到過,不要著急了。可能路上真有事耽誤了吧。

說話的女人叫樸惠珍,人如其名和金東結婚35年,金東城原先也是首爾清尾洞當地很有名的大混混因為一次失手致殘了另一個幫派的頭目,被警察抓了起來關了3年,出獄後感厭倦刀頭舔血的生活下定決心以新的麵貌生活。

後來認識了樸惠珍,剛開始相處的時候還擔心因為入過獄怕樸慧珍嫌棄,然而當樸惠珍知道這件事之後一點也沒有嫌棄他。

就這樣二人後來順利的結為夫妻,兩人相濡以沫、同甘共苦多年,之後用一點一點積攢下來的錢在這開了一間烤肉店,兩人取自己名字裡的一個字命名了這間“惠東烤肉店”。

因為二人待人自然和善,而且在hg這個肉類很貴的國家,惠東烤肉店的價格極其親民,所以生意一直相當火爆。

據說離這裡很近的yg娛樂公司的梁社長去年公司聚會的時候都選的這。平時yg很多的練習生如果好不容易開次葷都會來這裡。

叮玲玲,叮鈴鈴,門上的鈴鐺發出脆生生的響聲,烤肉店的門被推開,一個頭發紮成馬尾,帶著一頂鴨舌帽,穿著一件黑色的衛衣,外麵套著一件馬甲,兩個手拎著箱子的男子進到店裡,男子走到吧台,放下箱子抬手把帽簷轉到腦後,漏出讓人驚豔的臉,修長的雙眼內鑲嵌著一雙猶如黑珍珠一般的眼睛,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那茂密的胡子,遮擋住了俊俏的容顏,看不出具體的麵貌。

呀西,蕭然臭小子今天怎麼這麼慢,是不是泡妞耽誤啦?來跟我說說。

呀,臭老頭瞎想什麼呢?這不趕上下班高峰,我也很無奈啊?

好了你倆一見麵就拌嘴,小然來幫我把肉抬到後廚,還有好幾位顧客在等著呢。

好嘞,珍姨,接著拿起2箱肉,跟著樸惠珍來到後廚,熟練的打開箱子拿出裡麵的肉裝盤。

小然啊?最近怎麼樣啊?在yg做練習生還那麼累嗎?

哦,珍姨,還和以前一樣,天天練舞唄,練習聲樂唱腔,蕭然邊裝盤邊回道。

凡事也不要那麼拚,該休息的時候就要休息,彆把自己變得跟機器人一樣,隻知道練舞。

在一個以你的實力,珍姨相信你一定會成功的。

蕭然聽到著樸惠珍的話,心裡苦笑著。

來這裡已經5年了,在yg蕭然已經作為練習生5年了。

在公司裡“如果一個練習生5年還沒有出道基本上已經出道無望了”。

看著自己同期的還有一些晚輩都已經出道了,在舞台上儘情的展示自己的閃光點,蕭然幾無奈又不甘。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現實就是這麼殘酷。

本來蕭然作為訓練生每個月工司會給一些資金補助,但是那點錢無異於杯水車薪,根本不夠蕭然在這個物價虛浮厲害的國家裡生存下去,所以趁著沒周1天的休息日,蕭然做著小時工。

因為蕭然當年不顧家裡反對毅然決然的選擇追求自己的夢想,隻身一人來到韓國成為yg的一名練習生夢想成為一名sustar,但是夢想是豐滿的,現實是骨感的。

是的,蕭然打算放棄了。

因為,當一個人飯都吃不飽的時候,還一直大談夢想,那麼希望你離這個人遠點,因為你不知道當雷劈他時候會不會誤傷你。

但是還有最後一博的機會,蕭然也是不會輕易放棄的,今年年底公司大考,如果能在200名練習生裡取得前3名,公司答應可以直接讓獲勝者出道,而且公司會全權包攬獲勝者的第一張專輯所有的流程。

那些我早都習慣了珍姨,放心吧我會照顧好我自己的。

對了珍姨,放好擺完肉的盤子,對著樸惠珍道:明天開始我就不能給你們送肉了,我得備戰公司的年底考核,就沒有時間在肉店兼職了。

啊、沒關係,我相信小然你一定可以出道的,到時候成為大明星可彆忘了我和你大叔啊。

借您吉言,我會加油努力的,那我們改天再聊,我先去找大叔結賬了,蕭然拎空箱子。

因為店裡的食客越來越多,蕭然也沒有在逗留。

推烤肉店的們,蕭然呼吸著冬天應有的空氣,看著街上絡繹不絕的人流,今年的初雪來的好晚呢?把帽子轉過來,帽簷遮住明亮的眼睛。

啟動送貨的摩托車,隨著人群緩緩的駛像另一個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