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囂張(1 / 1)

“那個社長你說這小子,是您選的“x”嗎?kh還是不能相信眼前這個來自夏國的小子有成為“x”的可能,順帶著看像蕭然的眼神也變得不屑起來。”

“看見kh對蕭然的態度,楊賢碩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反而是轉過頭看向蕭然,眼神裡的意思不言而喻。小子證明你自己實力的時候到了。”

“蕭然白了楊賢碩一眼,回過頭微笑的對著kh道:看來kh前輩還有各位前輩對我有可能成為“x”這件事情都表示極大懷疑,這種情況我非常能理解,畢竟成為“x”之後涉及到諸多資源和利益,前輩們作為公司的中流砥柱為公司擔心也是正常的。但是社長已經對我寄予非常大期望,我也不能辜負社長對我的期待。”

“蕭然雖然語氣上沒有任何的波動,但是此時插在衣服口袋了的手已經滿是青筋。”

“蕭然是一個自控能力非常強的人,在yg這5年的練習生涯裡,做為夏國人蕭然受非常多的不公平對待和欺辱,在蕭然剛來到yg的時候根本不懂韓語,然而公司有規定外國籍的練習生不能說除了韓語以外的語言,就因為這件事蕭然沒少那些所謂的前輩們欺辱。”

“唯一能給蕭然安慰的就是每當自己感覺承受不住要放棄的時候,蕭然都會給遠在夏國的母親打一個電話,聽見母親慈祥溫柔的聲音,蕭然就會感覺身體裡從新充滿無窮無儘的鬥誌,暗下決心,自己受這些苦不光是為了讓母親為自己感到驕傲,也是為了讓自己那個古板的父親認可自己。”

“這種眼神還真是讓老子有些不爽呢?媽的,不是金牌製作人嗎?老子乾的就是你這個金牌製作人。蕭然嘴角微翹,看像kh和對麵眾人的眼睛不由得微咪起來。”

“有時候女人的第6感不得不說是真的強,正在和gd聊天的樸春突然感覺自己纖細的手臂上汗毛瞬間炸起,順著自己的感覺目光落在了蕭然的臉上。”

“樸春此時隻有一個感覺,自己的身體從腳部開始慢慢的僵硬了起來。”

“這是什麼眼神,樸春看著剛才還笑容滿麵對前輩們充滿敬意,陽光的大男孩此時仿佛像一條蟒蛇一樣蛇目環顧著在場的眾人,那眯起的眼眸偶爾目光在自己身上略過就讓自己遍體生寒,仿佛會隨時隨地的暴起吞掉自己這個獵物的樣子,嚇得樸春趕忙低下自己小腦袋。”

“站在蕭然身後的楊賢碩當然看不到蕭然此時的表情,此時他還麵帶微笑的聽著蕭然所說的話,越來越覺得這小子識大體處事圓滑誰都不得罪。”

“但是蕭然接下來的說的話,讓楊賢碩感覺自己的臉仿佛被打的皮開肉綻。”

“蕭然看著眾人道:“考核剛開始的時候社長已經向在場的所有考生解釋了“x”的含義。”

““x”代表“極致”、“頂峰”、“全能”。”

“既然“x”代表“極致”、“道:既然前輩們對我的實力存疑,那麼我希望前輩們能給後輩我一個機會,我想挑戰一下各位製作人們。”

“話音剛落,全場鴉雀無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