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第二招(1 / 2)

忽然人群中有人驚呼:“快看!頭頂上!”

聽聞此驚呼,眾人立即抬頭向上張望。

卻見曜日當空,白霧如絲。

光芒壓在眾人眼瞼上,讓在場的觀眾都無法直視。

所有人的眼睛都下意識閉上。

唯有龍現海,龍陷穀兩兄弟,隱藏實力的白草茸與楚冷山。

還有王天命,能夠發覺,龍現海上方究竟發生了什麼。

天空明光晃晃,一道劍氣筆直而下。

眾人還強打著精力去睜眼向上望。

而幾位高手的目光,已經在龍現海的身後。

“龍師兄,這次終於是我贏了。”

銀鈴般的聲音響起,隻是此時這美妙動聽的女聲,卻讓龍現海如墮冰窟。

龍陷穀額前落下一滴冷汗,他確實感知到自己的弟弟龍現海方才上方有股凜冽的劍氣。

這也是寒冷的劍氣,隻是豔陽高照,將這股微弱的寒冷藏得更無形了。

“這是什麼劍法,竟然如此神奇......”龍陷穀不由得喃喃自語。

“《卯劍訣》”

王天命的聲音在龍陷穀耳邊傳來,嚇了龍陷穀一跳。

“剛剛我與你打賭,你還接嗎?”

龍陷穀沒有察覺到王天命的氣息,一邊還好奇他究竟是誰?為何自己從未見過他?

他的修為與自己一樣,而且腰牌也絕不是假的,他就是彤雲宗的練氣期弟子!

“嗬...嗬嗬!你是誰?賭注是什麼?”

“也不能說是賭,應該叫做切磋,弟子與弟子之間的較量而已。”

王天命輕笑兩聲:“你看嘛,馬上就是劍修大典了,如果苗師妹贏了,那我的要求就是......”

王天命頓了頓,吊了吊龍陷穀的胃口。

見王天命一直拉長音,龍陷穀不耐煩了:

“要求是什麼?!”

“嘿嘿......”

王天命嘿嘿笑著,聲音一高:

“讓我來與你打一場!”

這邊話還未定,那邊的打鬥卻又開始了。

龍現海顫顫轉過身去,果然如他所料,苗妙淼就在他身後。

“究竟是什麼時候消失的?她的速度什麼時候這麼快了......”

龍現海在心中自語道,他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

這種毫無頭緒的困惑感。

而苗妙淼,正用兩根手指撫在刃上,挑起兩根黑色的細絲。

“龍師兄,剛剛你已經死過一次了。”

聽罷,龍現海忍不住定睛一看。卻還是忍住了。

但在場並非幾人而已,而是有一群人圍觀。

看切磋的二人不動了,他們也終於得到機會喘息,開始討論:

“那是什麼?”

“她手裡拿的是什麼?”

“好像是兩根黑線?”

當中也有眼力好的,看清楚之後叫道:

“那是龍師兄的發絲!她斬落了龍師兄的發絲!”

眾人聽聞,又是一片嘩然。

夾在其中的的白草茸也忍不住嘖嘖稱奇:

“實在不錯,許久沒見這樣奇妙的劍法了,說不行過個幾年就會與你我同台較量了。”

“是。”楚冷山言簡意賅,眼睛卻看向那個角落。

那個王天命所在的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