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夢雲有危險(1 / 1)

在祁夢走了之後,王小也沒有多停留,把喝得爛醉的美娜放入召喚空間匆匆離開,因為他的手機裡已經發來了最新任務——抓捕美娜!

回天國也沒啥意思,還得去升級,領取了接引幽靈的任務,這次任務的地點碰巧是自己以前生活的城市,終於能看看父母和夢雲了。

定位好以後瞬間來到現世,這裡是一棟摩天大樓,很多大公司都在這裡辦公,此刻在大樓的第15層,所有員工都圍在董事長的辦公室門口,醫生做了最後的努力,仍然無法救回停止心跳的董事長。

“走吧,老哥,你已經死了”

中年模樣的男子並沒有因為王小鳴的出現而震驚,他呆呆的看著躺在地上的自己,突然大喊:

“不可能,不可能,我不可能會死,我有10億身家,我不能留這麼死了”

王小鳴微微搖頭,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

“老哥,錢財乃身外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跟著投胎去吧!”

“不~不~我不能死,我有很多錢~~~”

他狀若瘋狂,大喊著衝出大廈,王小鳴想追可是已經晚了,再出去找,已經是大海撈針。

圍著大廈找了一圈也沒發現他的身影,這麼耗著也不是個事兒,反正任務時間是3天,乾脆去看看父母和夢雲吧!

來到商業街父母開的服裝店,他們二老依舊在忙著,和過去不同的是,以前那暖心的笑容消失不見,兩人都麵沉如水,默默的整理剛到貨的衣服,彼此沒有過多的交流。

王小鳴很像穿上擬人外套撲到父母懷裡大哭一場,說一聲你們辛苦了,可是他不能夠這樣做,不僅他自己會受到懲罰,父母失而複得又再失去,將會讓他們更加痛心,就這樣默默的看著他們,直到黑夜降臨,父母收拾好店鋪準備回家,才不舍的離開,他沒有勇氣回到以前那個溫暖的家,對不起,不孝兒沒有陪著你們。

心情糟糕到了極點,一幕幕往事出現在腦海,從小這倒黴天賦就沒少讓他們操心,沒想到最後還是白發人送黑發人。

就在街上隨潑逐流,熱鬨的人群淡化了一點心裡的悲傷。

美娜剛從醉酒狀態中醒來,一股莫名的傷感湧上心頭,讓她號啕大哭,具體為什麼哭,她也很懵,就是想哭,哇哇大哭,根本停不下來,哭了很久,她才感覺到這股莫名的悲傷並不是自己的,而是從和她心靈相通的王小鳴那裡傳來的。

“嗚嗚~老板,我要出來,快放我出來,嗚~~~”

找了個沒有人的角落放出了美娜,看她哭的梨花帶雨的,那個傷心勁兒難以名狀,他伸手搓了一下小蠻腰,說道:

“我說美娜,你哭什麼?誰欺負你了?”

“嗚嗚~我怎麼知道,要問你啊,我和你心意相通,你告訴我,我到底為什麼哭?嗚嗚~嗚~”

“啊哈?原來還可以這麼玩兒啊,太有意思了”

看著呆萌的美娜,他心情也好了很多,剛想安慰她,又是個重磅炸彈轟在他腦子裡。

一個穿著花裡胡哨的公子哥開著輛紅色敞篷跑車從他身邊急馳而過,坐在副駕的,正是朝思暮想的女朋友夢雲!

夢娜停止了哭泣,看著呆在原地的王小鳴,她心裡又莫名升起了絕望。

“我說老板,你能不能彆情緒變化這麼快,現在我又想突然好想去死啊!”

美娜的話驚醒了他,沒有回答,飄上空中,緊緊的跟在敞篷跑車的後邊。

穿過幾個街區,跑車停在了一間夜店門口。

王小鳴心都涼了半截,夢雲怎麼可能會來這種地方?以前她可是滴酒不沾的,連酒吧都沒去過,更彆說這種地方了!

帶著疑惑,跟著兩人進了夜場,裡麵燈光閃爍,低音炮震的心臟都快要蹦出來,舞池中各色男女嗨得不亦樂乎,跟著節奏做出各種自認為性感舞姿,又是一個放飛自我的夜晚。

夢雲和富二代走到個卡座前停下,這裡還有五六個年輕人,能看出都是經常混跡夜場的老手,富二代和他們熱情的打著招呼,帶著夢雲坐在中間。

能看出夢雲並不是沉迷於這裡的人,富二代幾次邀請她跳舞都被拒絕了,也沒有喝一杯酒,都是用礦泉水代替,這讓王小鳴心裡稍微好受了一點。

他盤旋在富二代的頭頂,監視著幾人的一舉一動,好幾次富二代都想去摟抱夢雲,都被她推開,王小鳴都快忍不住想揍他丫一頓的時候,夢雲去了洗手間。

其中一個黃毛淫笑著拿出一瓶藥水兒,倒入夢雲的杯子裡,說道:

“李哥,事情小弟已經給你辦妥,晚上就等你和那小妖精翻雲覆雨了,哈哈哈~~~”

“哈哈,謝了老弟,這小賤人,我堂堂李家財團未來的接班人看上她是她的福氣,還不知好歹的敢拒絕老子,隻能用她父母的工作為借口騙出來,看晚上老子怎麼折磨你”

聽到這裡王小鳴可以確定三件事,第一:夢雲沒有變,她隻是因為擔心父母的工作被騙來的;第二:這王八蛋富二代已經頂上夢雲很久了;第三:他實在忍不住了,不管有什麼後果,都要暴揍這貨一頓!

來到一個不太引人注意的地方,他穿上了擬人外套,旁邊的人根本都不看他一眼,已經啟動了自嗨模式,根本停不下來!

利用擬人外套的變形功能,變出一套特彆炫酷的皮衣,皮手套的關節處是由不規則的鐵片連接,一拳就可以讓他丫的毀容,沒有變出金剛狼的刀刃已經是最大的仁慈了。

王小鳴笑嘻嘻的端著一杯酒徑直走到富二代身前。

“李哥,久仰大名,我敬你一杯”

富二代看著這人完全沒有影響,不過自己也算是個名人,被人崇拜也在情理之中嘛,笑嘻嘻的拿起一杯酒,還沒等他開口,王小鳴直接潑在了他的臉上。

他懵了,黃毛幾人一下跳了起來,就準備出手。

這時美娜出手了,點點星光覆蓋了幾人,他們漸漸昏睡過去,時而還渾身抽搐,應該是做了可怕的噩夢,已經不顧後果的王小鳴感激的看了一眼美娜,她是不想看著自己受處罰。

“小鳴,真的是你嗎?”

夢雲好巧不巧這時回來了,看見自己一直期盼的人就站在眼前,大腦已經停止了思考,撲到懷裡大聲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