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三十六章:慕容夫人的生意經(1 / 1)

旺夫娘子 葉限 1085 字 6天前

張氏跟慕容夫人笑容滿麵的殺價,無論價格多少都不傷臉麵和相識一場的情分,兩個都是極能乾的當家夫人。

吃完東西不一會兒慕容夫人歎氣道:“要是換了前幾年,我知道你有這麼厲害的嘴,我肯定找你去幫我看鋪子,可惜我們要舉家去臨安了。”

“鋪子?”

張氏耳朵一抖,“你們家還有開鋪子?做什麼生意的?要搬走啦?還做生意嗎?”

對錢極為敏感的張氏聽到錢立馬眼睛都亮了,一家人要搬到城裡了,隻有睡覺不花錢,能多打聽到點兒消息是點兒消息。

慕容夫人哪裡不懂得她的心思?

她笑眯眯道:“我那個生意你做不得。”

“嘿,那正好,你跟我們說說我們適合做點兒什麼生意?我們啊,”張氏笑,笑容裡透著一股子山裡人特頭的淳樸,“隻想賺點兒米糧菜錢,糊糊口。小兒子還在念書,姑娘也還小花錢的地方多,總不能都讓大兒子大兒媳把擔子都挑著吧?”

“知道你回過日子,買我房子就是瞧得起鋪麵和後麵住房,這麼好的門麵放著豈不是可惜?那些人看著死了人怕招惹晦氣,但財神爺可不管晦氣不晦氣的。”

慕容夫人道:“若是早在二十年前我有這麼一個鋪麵,早就擼起袖子乾了,哪裡還會賣給你?”

“好了。”

慕容夫人道:“說正事,我做的是筆墨紙硯等書房的生意,你們家無人懂墨、筆、紙等東西自然做不成這生意,”頓了頓道:“便是我把進貨的線跟你們說也無用,富貴人家買這等東西都是去相熟的鋪子,你們是生臉在城裡又無認識的富貴人家,這生意不到月餘就得關門。”

這是實話,高格調的生意確實不適合謝家人。

“那你說說我們適合做什麼生意?”

張氏虛心求教,慕容夫人見多識廣在城裡做生意多年和生活多年,對這條街也了如指掌,每日人們花銷如何在那些地方花銷多,那條街的人愛買什麼東西她都如數家珍,此時不問她,難道還能自己去收集信息再發現?

慕容夫人見孫靜姝等人也看向她,心中也軟了,指著他們吃過的碗碟道:“好吃嗎?”

“味道不錯。”

美食行家殷夫人道:“花樣繁華滋味比家常又多滋味兒,正正適合。”

“你們猜猜粥多少錢一碗?”

孫靜姝心中盤算,一兩一千五百文,一兩黃金兩萬文,村裡夾心肉二十五文一巾,五花肉也隻貴三文,一碗素麵三文錢,一碗粥至多兩文吧?

南方來說,米比麵便宜。

“白粥兩文加一疊鹹菜,其餘加了菜肉的三文,但其實你們也吃了,又有多少肉在裡麵呢?”

張氏一點就通。

她疾步走向門口,此時太陽高照,鳳翔老街沐浴在金色的日光下,南國還是寒風襲人,日光無溫之時,人們還穿著厚厚的棉衣,說話的時候還有白色的霧氣從口中帶出,一條街吆喝聲、討教還價聲、說話聲交織在一處好似一鍋水沸騰到頂處。

老城區的人生活離不開這裡,雖然大多數人都遷去了新城但老城的人還是不少,有人就有生計。

“我們可以做吃食。”

張氏自信到:“要是換做之前我可能還沒有信心,可是在老姐妹家住了幾個月,跟著她學、殷夫人學我倒是有七八成的把握可以開店。”

“這便是冥冥中自有天意。”

孫靜姝笑著走向張氏,婆媳倆雙肩並排,“雖然一把大火燒了我們的家園,毀了您和爹的心血,可誤打誤撞的將您以後的生計安排好了。”

“娘,咱們算是有福之人。”

張氏便笑,手拍拍孫靜姝的,“這還是托了你的福。”

如果不是孫靜姝跟殷夫人交好他們房子被燒了還不知道去哪裡,又哪裡學得到手藝呢?

姝兒啊,是他們家的福星,這點從未變過。

“價格不必高了,你們隻肖多賣就好,至於吃食嘛也不可單一,這城中每天開多少家做吃食的店鋪,又關閉多少家做吃食的鋪子你們怕是從未留意過。嗯……”慕容夫人道:“等你們全家搬來了可以去逛逛城東的夜市,哪裡啊,”慕容夫人眼中綻放光彩,“夜裡最是熱鬨了,一條街撐起多少人的生計啊。”

“可是賣吃食和小玩意兒的?”

孫靜姝有些激動,她有多久沒有逛過夜市了啊!

“嗯,”慕容夫人笑到,“還有衣服鞋襪,各式各樣的都有,做吃食的手藝也不錯,你們若是要去爭得一席之地沒有看家本領是不行的……”

說起夜市慕容夫人明顯更有興致滔滔不絕的跟眾人說了許久。

價格最後定為四百四十兩銀子,寫了契書交割了地契,這一處房子鋪麵便算是謝家人的了。

雖然這與張氏開始想得三百兩銀子左右的住宅價格相距甚大但到底帶了個鋪麵,而且搬來就能做生意,張氏心中盤算過後覺得還是賺。

把銀子一交慕容夫人便告辭了,殷家人謝家人裡裡外外走了一遍,張氏和謝勳走了一邊之後看出了那些地方需要修繕一番,那些地方有了破損,若是從前這還需要請泥瓦和木匠來修繕,但現在謝勳一個人就能搞定,再加上謝長澤打下手父子兩人一兩天就能完工。

孫靜姝和謝長澤抱著宸哥兒左看右看,兩人打算在院子裡做一個秋千架,再種上些花還有有一株竹子,這樣看著有意趣些。

殷家人對於這房子和鋪麵也甚是喜歡,真心為謝家人高興有個安身之所,殷夫人還對孫靜姝道:“等我生了孩子也要往城裡發展,到時候那可要多來幫襯幫襯我啊!”

“我不是把我的好妹妹都送給你做徒弟了嗎?怎麼?”

她挑眉,嬌俏道:“你還惦記上我這點兒力氣?”

兩人似尚未出嫁的姑娘一般笑鬨在一處,殷明宇和謝長澤看著不自覺便翹起嘴角。

因想早點搬進來謝長澤和謝勳便留下來收拾和休整房子,父子倆跟張氏說好了兩天之後去接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