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南恒的決心(1 / 1)

開車駛入位於醫院左側直通基地的公路,葉琳微微扭過頭問道:“你們都沒事吧?有沒有人被感染者咬到?”

“沒有感染,但有六個人中彈……其中一個傷勢不輕,需要立刻找個安全的地方止血。”謝辰緊緊壓住一位胸部中彈的同事胸口,焦急的回答道。

白燁擠過來把一卷紗布交給謝辰,說道:“去我們基地吧,基地有醫療設施,而且很安全!”

“謝謝,你們來的太及時了。”

“不用謝,是鄒雨傑來信說你那裡遇上情況需要幫忙。不管怎樣,你前麵畢竟是站在我們這邊兒的人,大家互相幫忙而已。”葉琳微微一笑,算是借此機會收買人心了。

“是呀!”謝辰點了點頭,轉而問道:“這突然爆發的瘟疫到底是咋回事?你們知情嗎?”

“略知一二,等回基地再跟你仔細說。”由於道路狀況比較惡劣……葉琳沒辦法分神。

此時此刻,林雪他們臨時躲藏的書店裡的情況漸漸穩定了下來。經過精心安頓,市民基本都在靜讀室裡打地鋪開始休息。

小孩兒們則每人分發了漫畫書故事書,他們還玩兒的開心,完全不清楚當前到底發生了何事。

十點鐘的時候,林雪與幾個比較膽大的市民仔仔細細把書店二樓給清理了一遍。除了那個已經被乾掉的女學生屍體外並無其他發現。

有一說一,林雪心裡非常不是滋味兒。根據女孩胸前佩戴的學生證,她剛十六歲,屬於如花似玉的年紀。結果她卻不幸成為了這場災難中的第一批犧牲者,讓人惋惜。

儘管林雪不停提醒自己打死她是為了保護其他人不被感染,可林雪心裡依舊有很深的罪惡感。不管是不是感染者,打死一個女孩子都是個悲劇。

淩晨一點半鐘,毫無困意的林雪獨自一人站在書店二樓的陽台前默默地觀察著街上那些來回遊蕩的感染者。

傍晚時堵在路上的人們基本都散去了,整片街道塞滿了無人汽車,十分安靜,隻有三三兩兩的感染者在車與車中間晃晃悠悠的來回走動。

但往城市北麵望去,還是能發現許多有光亮的地區……夜幕中時不時還能傳來一兩聲槍響與若隱若現的警笛聲。由此可見市民們基本往那裡去尋求庇護了。

拿出手機瞥了一眼,隻有一格電。撐死還能再堅持個兩小時。關鍵書店裡沒法放新聞,目前事態發展到啥情況林雪完全不清楚。更讓人擔憂的是警局在幾小時前也聯絡不上了……難道那裡被感染者給攻陷了嗎?

除了外界因素,書店裡的情況同樣不妙。比如食物問題,樓下的幸存者已經一次性把售賣機內的全部糧食都給吃光。明天一早大家肯定會因為食物的問題爭執,到時候可真就麻煩了。

一想到自己麵臨的困難處境,林雪不禁煩躁地把拿來消磨時間的小說給摔在地上,罵道:“真他娘的煩人!!”

“嘿,漂亮姑娘可不要隨便罵街呀。”

突然,一個男人的聲音從林雪背後傳來。被嚇得一激靈的林雪趕忙回過頭去,卻見戴著手銬的那男人走了過來。

她靠在窗戶上,抱著膀子問道:“你還想讓我給你解開手銬?”

“肯定想呀,被拷著很不舒服的!但我摸黑兒上樓並不是為了解手銬的事,我想跟你商量另一件事情。”

“說吧。”

長夜漫漫,林雪不介意跟他彆扯淡。

“林警官,我叫南恒,汽車修理工。”簡單介紹完自己,南恒便慢慢走到林雪旁邊扶著窗台望向大街,呢喃道:“當時困在車子裡的那倆人分彆是我的妻子跟孩子……”

“你妻兒的事情我很抱歉,如果有一線生機我都不可能拋棄他們。”林雪扭過頭看著南恒,略有歉意地說道。

“不,你不用道歉!他們倆是我的家人,沒有保護好家人是我無能……不該由你來承擔責任。而且你目測也就二十五六歲吧?脫了警服一樣是需要被保護關照的普通女孩。林警官,我很愧疚當時對你做那樣的事,抱歉。”

“不用在意,當時情況危急,你為了救家人做點過激的事情很正常。”

“是呀……”

沉默良久,南恒突然回過頭緊盯著林雪的眼睛問道:“你覺得他們死了嗎?他們會不會還躲在車裡等待著我去營救?”

“南先生,你想要乾嘛?你該清楚外麵的情況吧?隻要你一走出書店,那些感染者就會在三十秒內把你給啃食殆儘!”

林雪皺著眉頭嚴肅地提醒道。

“不一定噢,你瞧瞧他們!”南恒努嘴示意林雪去觀察外麵的感染者,說道:“咱們倆在二樓陽台這裡站著,可這些行屍走肉就像沒發現一樣仍然在四處遊蕩……這說明啥問題呢?”

“視覺不好?”

“沒錯,你肯定注意到感染者的眼睛變成了白色吧?那個被打死的女學生不就是白色眼睛嗎?”

林雪挑了下眉頭,說道:“你的意思是感染者沒有視覺,隻是通過聲音來判斷人的位置嗎?”

“沒錯,那些喪屍作品裡的設定不全都是這樣的嗎?比如說行屍走肉、學園默示錄裡的主角能麵對麵跟喪屍打照麵卻不被攻擊。”

“就算如此,出去也是非常危險的,人行動時不可能不發出聲音。一旦你被它們圍在中間,根本無路可走。”林雪不讚成南恒出去冒險,若是不小心讓感染者發現書店裡有人,大家的結局隻有變成喪屍口中的碎肉。

“我有一個計劃,不知道你願不願意配合。”

“說來聽聽。”

“喏,書店有一個鬨鐘。我自己出去偷偷把鬨鐘放在街對麵的高處,等鬨鐘一響,圍在書店周圍的感染者肯定會被吸引過去。到那時咱們倆再一同出發去確認下我妻兒有沒有死。”

說完,南恒索性用一個無比期待的眼神注視著林雪。隻要林雪同意配合,他有十成把握能行。

“……”思索良久,林雪無奈的聳了聳肩回答道:“不好意思,你這計劃我不能幫忙。”

“為何?”

“我不會為了救你家人而置自己於危險!”林雪特意扯了扯自己的夏式警服短袖,說道:“正如你剛剛說的那樣,我雖是一名警察,可脫了這套警服不過是一個二十幾歲的小姑娘而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