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金陵浩南哥!】(大章,求月票!)(1 / 2)

穩住彆浪 跳舞 4530 字 6天前

網 ,最快更新穩住彆浪</a>最新章節!

第一百九十五章金陵浩南哥!

要是讓宋誌存自己決定的話……

他還真的想拒絕!

多年的夙願已經達成,贏了老蔣後,父親許下的目標也已經完成,在全港武術界同道的目光下,自己風光完成了這個目標,同時還有媒體在場。

明天這件事情見報,就會被全港知曉!

就算是自己的父親想反悔,也是開弓沒有回頭箭了!

隻要這個事情的注腳被敲死,那麼,自己宋家繼承人的位置就是板上釘釘,無可動搖!

努力了這麼多年,不就是為這個麼?

在這個時候,任何可能橫生枝節的事情,宋誌存都不願意再去冒險!

哪怕在事先的資料調查裡,老蔣的兩個徒弟,練武的時日都很短,應該身手並不會很好!

哪怕,自己派出徒弟應戰的話,贏麵極高!

但這個時候,憑什麼還要去冒險?

贏了沒有任何好處,輸了就要把自己手裡的籌碼全部輸光!

這種局麵,哪怕隻有萬分之一的幾率,宋誌存都不想去冒險!

所以,宋誌存真的是想拒絕的!

但……這個場合,拒絕不得!

當著這麼多社團的觀眾,當著這麼多武術界同道前輩,當著這麼多媒體!

被人兩個年輕人高聲挑戰,若是自己慫了……

宋家是武術世家!若是這樣的情況下自己慫了的話。

還有資格當宋家的掌門人麼?

·

台上,宋誌存麵色鐵青的看著陳諾和張林生兩兄弟的時候……

台下……

“二哥。

宋承業卻忽然湊到了宋高遠的耳邊,低聲道:“你翻盤的機會來了。

宋高遠看自己的這個三弟。

宋承業目光閃動:“你真的就眼看著大哥贏麼?

“……我還能做什麼!宋高遠麵色陰沉。

宋承業看著台上的兩個年輕人,又看著麵色鐵青的大哥,繼續低聲笑道:“二哥,我可是知道,你早就在大哥的身邊埋下人了,這個時候你不出手的話,可就沒機會了。

宋高遠盯著自己的三弟,眼神一凝,然後輕輕吐了口氣:“老三……

“不肯麼?損失最大的是你哦。宋承業笑了笑。

終於,宋高遠用力咬了咬牙,輕輕的,對著台上,做了一個很隱蔽的手勢。

台上,圍在宋誌存身邊的幾名弟子裡,其中一個人立刻和宋高遠偷偷交換了一下眼神,微微點了點頭。

宋誌存眼睛盯著陳諾兩人,心中還在盤算著有沒有可能先把這個事情壓一壓——哪怕是先說幾句場麵話,就算要接戰,也可以接口拖一拖,拖到幾天後……

自己總要先家去,把贏了老蔣的籌碼先兌現才有價值!

但……忽然,在宋誌存的身後,傳來一個聲音!

“師傅!跟他乾!!我們還怕了這幾個北佬不成!!

宋誌存一愣,回頭,就看見自己的一個弟子滿臉氣憤的大吼道。

這一聲吼,很快就點燃了宋誌存身邊眾多弟子的情緒,節奏一下就被帶了起來。

“是啊師傅!跟他乾!

“我們的地盤,不能讓北佬逞威!

“師傅,讓我上!

“我去!!

“我來!!

宋誌存頓時心中焦躁,惱火的看著自己手下這些徒弟,心中隱隱覺得不妥,但是這個當兒,卻也來不及思索太多。

“宋伯伯,到底打不打,給句話啊!陳諾繼續大聲挑火:“宋家派人來挑戰我們,我們可是應戰了!現在我們挑戰,難道宋家就這麼慫了嗎?

“喂!小子!你說什麼啊!!

不等宋誌存開口,他身後的一個年輕的徒弟已經仿佛怒氣勃發,大吼一聲:“仆街!!食屎啊!

這個弟子仿佛被陳諾的華語徹底引爆了情緒,怒氣不可抑製的情況下,吼了這一嗓子吼,直接就撲了上來!

他動作極快,宋誌存又是被手下弟子圍著,就算想阻攔也不方便,而且還沒來得及開口喝止,這個弟子已經跑出了兩步!

陳諾心中也是有些意外,但精神力強大的陳閻羅,忽然敏銳的察覺到了一個細節!

台下的宋家老二老三兩兄弟的方向,宋高遠的左手,隱蔽的對著台上輕輕點了幾下小拇指……

陳諾心中一動!

他忽然就一步繞到了張林生的身後,身子在張林生的背上一頂。

“師兄,上!

說時遲那時快,此刻台上台下都看見了這一幕,宋誌存的一個年輕弟子衝向了宋家大房的兩個年輕弟子……

老蔣焦急的大吼,觀眾席紛紛鼓噪……

就看見那個宋家弟子衝到了張林生的麵前,抬手就是一個炮槌!

這人雖然年輕,但也比張林生要大了幾歲,這一出手,就能看得出來,雖然脾氣暴躁,但是手下的功夫頗為紮實!

老蔣看到這裡,心中就是一沉,下意識的眼睛都閉上了……以他對張林生的判斷,自己的徒弟就算再怎麼天賦好,隻練了半年的武,那是怎麼也擋不住人家好幾年的功夫的!

演武場中,當那個宋佳弟子衝出來的時候,觀眾席上的情緒已經到達了沸點,然後……喧天的吵鬨聲,在瞬間,仿佛被一刀斬斷!!

老蔣已經閉上了眼睛,忽然聽見了那震天的喧嘩聲戛然而止,仿佛現場的百十號人都同時被人死死捏住了脖子一樣……

當他睜開眼睛,看見了驚人的一幕!

宋家那個弟子已經跌在了擂台之下的地板上!

而自己的徒弟張林生還站在台上,手裡保持著一個背身靠的姿勢!

“怎,怎麼回事?!老蔣扭頭看自己的妻子。

宋巧雲也是一臉驚訝:“林,林生……他把,把宋家的那個人,從擂台上扔下來了。

“扔下來了?

·

現場沉默了三秒鐘後,頓時台上宋誌存的一幫徒弟全惱了起來,紛紛叫嚷,還有人卷袖子就要往上衝!

“都給我住手!!!

宋誌存陡然一聲斷喝!

“宋伯伯,你們想以多打少嗎?陳諾站在張林生的身後,探出半個身子來,對宋誌存大聲道。

宋誌存臉色已經發黑了,怒斥自己的弟子:“都閉嘴!都不許動!給我退下!!

他平日積威極高,此刻一旦發火,手下的弟子都紛紛停止了嘴裡的話和手裡的動作。

台下的觀眾也都把目光集中到了宋誌存的身上。

宋誌存一擺手,指著台下跌在地上的那個弟子:“去看看他!

其實按照宋誌存的內心真實想法,這種愚蠢的莽貨,死了才好。

兩個宋家的人跳下擂台去攙扶起那個弟子,飛快的檢查了一下,然後大聲道:“沒事,閃到了,沒傷重。

宋誌存哼了一聲。

“宋伯伯。剛才這人是你的徒弟吧?不提醒就忽然出手,算不算偷襲啊?啊,他被我師兄扔下擂台了,算輸了吧?這算不算你們宋家第九代的弟子打輸了?

“……當然不算!宋誌存臉色越發難看,卻隻能硬著頭皮,冷冷道:“那是我宋家不成器的小弟子,不能代表宋家第九代。

陳諾故意嘿嘿嘿長笑了幾聲,然後才慢吞吞道:“哦,那也行吧。我也知道你肯定不願意拿他來算數的。

“小子,你真的要打?宋誌存咬牙切齒。

“打啊!陳諾大聲道,然後忽然對著台下老蔣的方向喊道:“師傅!你彆罵啊!

老蔣一句喝罵已經到了嘴邊,被陳諾生生打斷,卻聽陳諾飛快道:“師傅,話我已經喊出來了啊……這會兒您要罵我們,要不讓我們打的話,那丟人的可不光是我們兄弟兩人了。

老蔣氣得差點一口血又吐了出來,瞪大眼睛看著這個小混蛋。

“師傅,回去之後要打要罵都隨你,這場,讓我們打完了再說吧。

“……

宋誌存用吃人的目光也盯著台下的老蔣:“蔣老弟,這是你的徒弟!你的意思怎麼說?!

老蔣看了看台上的陳諾和張林生……

此時此刻,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一句“不打也真的說不出口了!

陳諾講的沒錯!

此刻若是自己嗬斥了徒弟然後說不打……那麼才真的是丟人丟到家了!

“隨,隨他們吧。老蔣無奈的歎了口氣。

·

“喂,宋伯伯,我師傅都沒意見了。陳諾雙手一攤:“你怎麼說!

宋誌存被全場的目光聚焦,也知道這個時候無論自己心中有什麼想法,也顧不上了,狠狠點了點頭:“好!你要打,那就打吧!

“好啊,怎麼打?陳諾笑道:“你徒弟那麼多,你挑人來吧!

頓了頓,卻又故意指著台下那個被人攙扶到一旁的家夥,笑道:“你可挑好了人!可彆輸了,又說不能代表你們宋家第九代!

這句話就是赤裸裸的打臉了,宋誌存雖然心中怒擊,但終究還是自持身份,不好跟一個小輩鬥嘴,哼了一聲,扭頭來,對手下的幾個弟子挨個眼神看了過去。

“師傅!我上!

“我去!

“師傅!讓我來吧!

尤其是那個壯年漢子——這是宋誌存的大徒弟,也是宋誌存徒弟裡功夫最好的一個,是宋誌存悉心調教用來防老的頂梁柱乾將。

按理說,這時候就應該自己的大徒弟出場了。

對於宋誌存這種武術界的名家來說,這種頂梁柱的防老的徒弟,甚至比親兒子都要重要!

武術家往往要應對一些同道的挑戰或者踢館,你名氣越大,越會有人來挑戰。江湖新人輩出,總有新人想上位的。

武術家年紀老的時候,年老氣衰的時候,體能下降,實力下滑,巔峰不在,到時候若是再出戰,若是輸了,一世英名就成了彆人的踏腳石。

而培養一個真傳弟子,繼承自己衣缽,壓箱底的本事也都是儘數傳給對方——遇到有高手上門挑戰,年老的武術家自己巔峰不在了,都會讓這樣的親傳弟子出戰。這就是所謂的防老的徒弟了。

這種場合,正適合出常。

但宋誌存的目光在他的身上轉了一下,卻搖頭:“阿威,你下周還有一場比賽。

隨後目光卻放在了自己的三徒弟身上。

“家強,你去會會他!

大徒弟阿威雖然功夫最好,但下周那場比賽也非常重要,而且還有澳境的賭場下了極大的盤口,利益太大,宋誌存不敢現在讓阿威出戰冒險。

萬一讓阿威受了一絲半點的傷,影響到了下周的那場比賽,影響到了賭場的盤口,損失太大!

自己的弟子裡,功夫最好的是大徒弟阿威,但其次的,就是三徒弟了。

三徒弟雖然是第三個入門的,但資質卻比二弟子要好,入門後功夫練的勤,雖然論資排輩是老三,但其實功夫的造詣已經僅次於大徒弟了。

跟自己練武已經快二十年了,雖然還沒有登堂入室,但一雙拳頭很硬,這些年也打下了很大的名頭。

對付一個練武才半年多的小子,哪怕對方的天賦好到了天上去,宋誌存也不認為能勝過自己的三徒弟!

“好,師傅!

三徒弟立刻毫不猶豫的點頭應聲,然後越過眾人走了出來。

這人身材不高,矮壯矮壯的,相貌不起眼,皮膚黝黑。

此刻緩緩走出來後,飛快將身上的短褂子脫了下來扔到了擂台下,露出上身穿著一件白色的汗衫,上麵還有宋家武館的字樣。

宋誌存這會兒已經帶著弟子都退到了繩角,然後跳下了擂台。

“家強!小心些!

跳下擂台後,宋誌存還不忘記大聲提醒了一句。

三徒弟點了點頭。

老蔣和宋巧雲坐在一起,也飛快喝道:“林生!注意安全!打不過不要硬撐!

“師傅放心,我師兄沒問題的!不等張林生回答,陳諾就搶先回了這麼一句。

說著,陳諾哈哈一笑,把自己帶了半天的一個小挎包從背後挪了過來,然後把裡麵的東西一件件拿出來。

赫然是一對護袖,一對護腿!

隻是這東西在手裡,卻是沉甸甸的,頗有分量。

“喂!這是什麼?!宋誌存不乾了:“小子,這是徒手比武,不得使用兵刃的。

“這不是兵刃啊,是我師兄的獨門拳法!怎麼,打拳的獨門玩意兒不行嗎!

南拳還戴護腕呢!

鐵線拳還戴鐵環呢!

我師兄不能戴?

旁邊的擂台上的裁判也走了過來,皺眉拿起了陳諾手裡的一個護袖……

“沙袋?

這位裁判愣住了。

這東西,確實不算武器。

練武之人,初學者,戴沙包鍛煉是有的,但從未聽說過這東西用來打人。

都是戴沙包訓練的時候,當負重工具用來鍛煉體能的,或者是再練習抗擊打能裡的時候,用來當護具的。

“這個……裁判有點拿不準了。

“喂,我師兄的獨門拳法就是要戴這個的!怎麼了,連戴個沙包都害怕?陳諾大聲道:“若是不行的話,你們也可以戴啊!你們戴鐵的護肘,護腿,護膝,都可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