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 稀奇的假發(1 / 2)

她總算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屢次輸給這個女人。

在這一刻,內心是如此的不甘。

原來心如死灰的心,一下子燃起活下去的渴望。

可她似乎來不及了。

那藥丸下肚,沒過一會兒,她便感覺下肚絞痛,從裡到外彌漫開一股錐心的刺痛,仿佛五臟六腑都被什麼絞動。

比她之前任何一次所遭受的折磨還要來的錐心。

柳梢月痛得直冒冷汗,忍不住慘叫,瞪著眼狠狠瞪著顧冷清。

“你到底是……誰!”

身體裡的疼痛加劇,柳梢月渾身痛苦地扭動,像數萬螞蟻在啃咬她的五臟六腑,令她痛不欲生。

顧冷清看著她這般,麵無表情,心底隻覺得無比暢快。

“顧冷清!一個替代了原來的顧冷清活下去的人,一個,你永遠也招惹不起的人!”顧冷清咬牙,字字狂妄,“到了黃泉底下,你也要給我記住,你柳梢月有今日是咎由自取!”

噗!

柳梢月怒火攻心,一口鮮血噴出。

肝腸寸斷的痛苦感,逐漸消失。

她瞪著眼死死盯著顧冷清,終於重重垂下腦袋……

即便到了死的那一刻,她也沒有閉上眼。

顧冷清的臉被她的鮮血所濺,內心卻仍然冰冷無感,那股暢快感消失,淡定地拿出手帕擦拭麵頰。

隨後,丟在柳梢月身上,轉身便離去。

手帕緩緩落在地麵,柳梢月嘴唇淌著血,那雙眼睛再也沒了焦距。

顧冷清的背影隻有冷漠。

這一生,她們再無交集!

“太子妃,你的臉……”

春兒看到顧冷清臉上沒有擦掉的血汙,以為她受傷了,頓時心頭一驚。

顧冷清木然吩咐,“找人處理底下的屍體,不要給她體麵。”

到她死的那一刻,顧冷清仍熱對她憎恨厭惡。

她終於為元嬤嬤報仇。

可失去元嬤嬤的痛與恨,並沒有因此消失。

春兒急忙點頭,“是,奴婢這就讓人去辦。”

顧冷清抬腳便走。

春兒十分會來事兒,給她準備了溫熱水沐浴,且在浴桶內放了鮮花,為她驅逐身上沾汙的血腥味。

顧冷清沐浴完,淡淡瞥了眼那素色錦袍,隨即讓春兒把素色換成紅色。

張揚,狂妄,邪魅!

這一身,儘顯氣魄。

從今往後,她,無人能欺辱!

先去了一趟慈善堂,見沒什麼特彆的事,且看病的人都是尋常風寒,她所找來的大夫都能應付,自己交代了一些事情,就去了嶽府。

正好,魏王妃一早也來看葉氏。

看到顧冷清的時候,眼前一亮,頗有些驚訝。

“今日的太子妃精神抖擻,春風滿麵,就連氣色都格外紅潤,果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魏王妃發自內心讚美道。

顧冷清以前都穿的比較素雅,氣質總是嫻靜溫和,清清冷冷的,今日一見,人穿這一身豔麗的色彩,顯得格外豔麗。

顧冷清直言,“人總不能一成不變,有時候換一換風格也不錯。”

“這一身即便豔麗,但花色再到剪裁都極其出色,且領口上的繡花彆出心裁,讓人眼前一亮,不知這京都之中,居然還有如此人才。”魏王妃驚歎之中,難掩喜愛之色。

這一身正好是顧冷清親自設計的。

設計方麵一改古板,稍微在領口和下擺上稍微創新了下,不但款式特彆,就連這種紅色也特彆上檔次,絲毫不會讓人覺得豔俗。

相反,更把人襯得高貴冷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