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光頭佬(1 / 1)

並不長的時間裡,事態迅速出現了翻天覆地的逆轉。

李振中他們待在屋子裡的幾個人,並沒有過多的經曆危險的包圍,就與外圍陸續趕到的警方支援力量,把東洋老大在內的剩餘幾個頑固犯罪分子,壓縮在了一個非常小的老舊公共廁所房間裡。

至於其他的那些人,早都已經被警方陸續控製住,部分先簡單處理下傷勢送到醫院,後續再慢慢處置。

毋庸置疑,這邊的犯罪分子,就剩下那一小撮了。

而除惡務儘,這是誰都知道的道理。

先前香江警方一方麵沒有足夠的理由,另一方麵似乎也欠缺些底氣,才造成對跨國犯罪集團比較忌憚,采取了比較不一樣的調查手段。

但是,現在卻已經沒有這個必要了。先前偷來的贓物證據,也隨之不再顯得那麼重要,隻會成為一點多餘的砝碼而已。

因為這群跨國犯罪分子持械進攻警察,光明正大的采取暴力動作,對香江社會產生了極大的負麵影響,更是危害到了不少的無辜人士。

這種如同向香江警方宣戰式的重大犯罪動靜,那就得用類似的極端手段直接乾脆處理。

香江警方眼下正好遭遇了如此情況,那就無需再忍,果斷行動便可以。把剩餘的犯罪分子儘數消滅,便是香江警方此刻唯一的目的與任務。

而李振中恰逢其會,本就是先前特彆行動的指揮官,扮演的角色很重要,所以依然還是眾矢之的般的存在。

“李振中警官,總算親眼見到你了,氣質果然不同凡響,長相一表人才,真人和我差不多帥!”

忽然,一個光頭的便衣警探,帶著不少警員在與李振中現場彙合之後,迅速走到李振中這裡,用一口略有些奇怪的山東話腔調,向李振中熱情的打著招呼,還有點自來熟的氣質。

“光頭神探,麥sir對吧?感謝你的及時支援,很高興認識你!”

對於眼前這又一個很熟悉的光頭佬,李振中立即露出十分友好的笑容,做出回應。

“啊,哈哈哈,李sir,你竟然聽說過我的名字?看來,我名氣在香江警隊確實已不小了!你不用謝我,大家都是替警方辦事嘛,我聽曹sir命令過來的。這次能和你這位警方的超級明星警察合作,實在挺痛快,連跨國犯罪集團,都被我們趁機聯手消滅的差不多了。眼下就隻剩下幾個死硬分子在苟延殘喘,一場天大的功勞即將到手!”

光頭佬使勁地揉著自己那油光鋥亮的大光頭,沒什麼傲氣,還很和氣的模樣。

隻是當他不經意間轉頭看到,一個長相一般,帶著些潑辣味道的女警官,正在現場與“編外”警方人員鷓鴣菜親切的溝通,立即就又變了神色。

來不及再同李振中招呼,這位光頭神探,便氣衝衝地徑直走到了鷓鴣菜麵前,強行隔開了稍顯親密的兩人。

“蚊滋,你在這裡做什麼?這個死胖子又不是警察,和他沒什麼好聊的。來,我給你介紹下,這位就是我們非常熟悉的李振中警官。”

光頭佬強拉著女警官,把她引薦向李振中這邊。

“李sir,這位便是我的老婆,也是個警察,你可以叫她蚊滋。”

李振中輕鬆看到鷓鴣菜的奇怪表情,對蚊滋女警官也不陌生,心裡早有點數,卻故作刻意地點點頭:“哦,你好,蚊滋警官。之前就常常聽到鷓鴣菜談起過你,說你們從小便認識,關係親近,沒想到現在又碰到了。我和鷓鴣菜是好朋友,你是他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可以正式認識一下。”

“他們兩人之前,隻是非常普通的認識而已,談不上有什麼太熟悉的親近關係。不過李sir,我們在今後,倒是的確有機會成為不錯的好朋友。不管怎麼說,大家都是在曹sir等長官們手下工作,屬於專業警察,未來接觸合作的機會一定不會太少,請多多關照。”

光頭佬明顯很討厭鷓鴣菜,都不願承認他老婆蚊滋與鷓鴣菜過去的交情,轉而朝李振中這邊引話題。

鷓鴣菜暫時沒有說什麼,那位女警官蚊滋,卻是對光頭佬的刻意摻和,麵露出幾分嫌棄,很果斷的說道:“我和鷓鴣菜兩人青梅竹馬,自小就認識,關係深這又沒什麼不能說的,你彆胡說八道!”

這位其實個性很強勢的女警官,家庭地位非常高,說完還再度狠瞪了光頭佬一下,做出警告。

可大約是聯想到帥氣瀟灑的李振中這個時候正站在她麵前,她不由連忙醒悟自己的霸道姿態過於誇張,眼睛在欣賞李振中容顏而發亮的同時,強行快速的偽裝出有些彆扭的柔和淑女風:“李sir,你好。其實我也是早就對你聞名已久,沒想到你真人還要讓我出乎意料,真的好帥。”

這個女人略帶嬌羞的整理著頭發,故作小女兒態,瞬間都傳遞出一股金剛芭比般的違和氣息。

李振中對於個人的出眾魅力,早就十分清楚,並不會對這些女人的特彆態度做出複雜變化,他逐漸習慣了。

見到蚊滋的誇張表現,他也隻是淡淡的笑著:“謝謝,這次多虧了你們及時的幫忙與支援。”

“不用謝,鷓鴣菜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李sir,你不嫌棄我能成為你的朋友就好!”這個骨子裡實則大大咧咧地女人,比想象中要豪爽不少,作為同事倒應該不難相處。

旁邊,光頭佬聽到蚊滋又主動提起了鷓鴣菜,立即便又想說些什麼。

可蚊滋根本就沒有給他開口的機會,朝李振中繼續淑女的笑著,手臂卻已經往後用力一肘,瞬間擊中光頭佬的胸膛,不給光頭佬再說廢話的機會。

另外,她看向鷓鴣菜的眼神,也是仍舊帶有著相當特彆的柔和色彩。

鷓鴣菜則很享受這份特殊的私人交情,一點都不在乎光頭佬那種快要殺了他的憤怒眼神,和被老婆錘了一肘的痛苦與鬱悶情緒。

“咦,那邊被包圍的廁所裡有新情況,大家回頭再敘舊吧!”

李振中的眼神,一直有留意著不遠處被警方重兵團團包圍的場合,突然又說道。

幾人順著他的目光,紛紛下意識點頭,再次齊齊小心地靠近了過去。

雖然已經有段時間沒有聽見裡麵傳出來槍聲,似乎剩餘的那幾個犯罪分子已然沒了子彈,有種彈儘糧絕的絕望狀況,但警方目前卻依舊不能掉以輕心。

行百裡者半九十,這些犯罪分子們好不容易自動陷入到了如今的糟糕境地,自蹈死路,警方自然要把握住這次天大的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