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徹底的灰飛煙滅(1 / 2)

血光飛濺,萬箭穿心!

多年的籌謀算計,終於在這一刻,如血殘陽的籠罩下徹底的灰飛煙滅。

這座金碧輝煌的皇宮裡,剛剛經曆一場浩劫,到處都充斥彌漫著濃烈的血腥味。

侍衛們往來清理枉死的宮人和叛軍的屍首。

裴雲英駐馬踟躕在城門外,微微仰起頭,看著高高的城門樓上那一男一女來了又去的身影,目光深沉,用力的抿著唇角,半晌不置一詞,也一直都沒有上前一步。

夜色慢慢籠罩,帶起的風聲有些微涼。

一隻穩健有力的手掌壓在他的肩頭,才將他的思緒拉了回來。

“大哥!”裴雲默微微牽動嘴角對他露出一個笑容,那笑容之間帶了幾分不很明顯的愧疚之色。

裴雲英是個心思十分細密又睿智的人,曾經為了拆散他和展歡顏,他在背後做的那些小動作,裴雲英不可能全無所察。

隻是一直以來,他都裝作不知道罷了。

可是對裴雲默而言,哪怕他是初衷再如何,這也始終是一件又欠光明磊落的事情。

“都過去了!”裴雲英說道,他先是低頭自嘲的露出一個笑容,重新再揚起臉來的時候,那張臉就還是一如往常那般溫和又平靜,“曾經我說過,隻要是她自己的選擇,隻要她絕對幸福,就都足夠了!”

言罷,他就是打馬錯開了裴雲默的身邊,抬手也是用力拍了下他的肩膀,然後從容的款步離開。

夕陽最後的一點餘暉,在他男子身上籠罩一層暖意融融的光暈。

多年以來的心願未變,多年以來的心也沒有變,一切如故,所幸,他還是那個絕代風華的溫潤公子。

裴雲默看著他漸行漸遠的背影,也終於是在這一刻完全釋然。

情之為物,不是強取豪奪,隻惟願她能夠遵循自己的本心去生活。

其實這麼久以來本就是自己杞人憂天了吧,裴雲英那樣的人,當初在他決意放手的時候,其實早就卸下了那一重非分之想。

這一刻,他也感激當初展歡顏再拒絕裴雲英時候的決絕……

的確,他們誰都不應該將就,那樣對裴雲英而言也是最大的不公平,總有一天他會擁有一個全心全意愛慕他的妻子。

至於展歡顏……

這一生,本就注定了是屬於彆人的傳奇。

微微一笑,裴雲默就自遠處收回了視線,翻身下馬進了宮門。

黎王的叛軍已經被儘數斬殺,而整個禦林軍卻是交由陸行,再進行一次徹底的清洗,一舉要將北宮馳的勢力掃蕩乾淨。

展歡顏和北宮烈並沒有馬上去前朝安撫朝臣,而是在展歡顏的堅持下一起先回了重華宮。

裴雲默隨後趕來,當著展歡顏的麵又給北宮烈請了一次脈。

展歡顏的麵色沉靜,自始至終都沒有任何特殊的感情流露,守在一旁看著。

北宮烈靠在一張榻上,一邊由裴雲默給他把脈,一邊眼角的餘光卻一直停留在展歡顏的身上,忐忑不已。

這一次的局做得很大,除了開始時候對展歡顏交代了兩句之後,後麵還有很多事都是他後來臨時起意的安排,並沒有提前通知展歡顏知道。

雖然不過短短數日的功夫,也雖然他一直都做了安排,有人在暗中注意著她的一舉一動,可以在危難之間保障她的安全。

可是他的欺瞞卻也是事實。

讓她一個人在這血色渲染的後宮中獨自和單太後還有北宮馳這對居心叵測的母子周旋,讓她為了他的安危擔心,讓她身處險境又勞心勞力的布局算計……

這些,終究都是他所虧欠她的。

北宮烈的心裡是前所未有的心虛,本來他連朝臣都沒見,先跟著展歡顏回來,就是要跟她的解釋的,可展歡顏卻是一點獨處的機會都沒給他,直接就宣了裴雲默進宮。

雖然自始至終她的態度都平和很冷靜,可她越是這樣一副無所謂的表情,就越是叫北宮烈的心裡覺得不安。

隻奈何,當著裴雲默的麵,他又什麼都不能說。

強壓著脾氣等裴雲默給他診完脈,北宮烈就坐直了身子整理衣袖。

展歡顏也不說話,隻就朝裴雲默遞過去一個詢問的眼神。

裴雲默笑了一笑,卻是很識時務的回道:“表姐不必擔心,陛下身上的寒毒如今已經清了大半了,回頭再用幾服藥,後麵雖然毒素化解的速度會相對要慢上一些,至多三個月,也應該可以完全肅清了。”

北宮烈身上的寒毒原是單太後中在他身上的蠱轉化而成,大婚之前她曾特意找裴雲默詢問過,那個時候裴雲默還一籌莫展的告訴她無藥可救。

就在幾天前,她都還以為北宮烈可能真的就要那麼去了。

這突然之間的一個轉折,著實是讓展歡顏很不放心,哪怕是再好的消息,也不能立刻接受。

裴雲默見她仍是神色謹慎的看著自己,多少也是有點兒心虛,掩嘴乾咳一聲,然後才道:“表姐你也彆怪我自作主張,本來也是死馬當作活馬醫了,其實是上回陛下身上的寒毒發作時,我給他下了一劑以毒攻毒的猛藥,後來他一再吐血,看似是傷情惡化,實則也是體內沉積多年的毒素也伴著那些殘血給一起吐出來了。這幾次下來,效果還算是不錯的,也算意外收獲了。”

之前北宮烈一次次的吐血,險些就讓展歡顏以為他是撐不下去了。

現在裴雲默卻來告訴她,那是他置之死地而後生,所下的一劑猛藥。

雖然有他保證,北宮烈一定是沒事了,此刻展歡顏心中也唯有一股子火氣衝天而起。

“顏兒……”北宮烈見勢不妙,就起身過去扶了她的肩膀,才要解釋什麼,裴雲默卻是有恃無恐的揚眉一笑,繼續沒心沒肺的說道:“表姐你也彆怪陛下,不是他有意瞞著你的,而是當初用藥之時,我自己也都不知道這一劑藥下去到底會是怎樣的結果,所以也就沒跟他說,省的你們彼此都還抱了希望,最後卻是空歡喜嘛!現在這裡多好,全是意外驚喜!”

裴雲默這人,外表看似放蕩不羈,內裡心思卻最是個通透又細致的。

他這是算準了北宮烈和展歡顏之間為了這事兒會有一場官司要打,便嬉皮笑臉的出來和稀泥了,不得不說……

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展歡顏看著他笑嘻嘻的一張臉,心裡就是有再大的火氣也一時發泄不出,隻就神色不善的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後一轉身進了內殿,道:“姚閣老還帶著朝臣們在前朝等候呢,皇上早些過去吧!”

說完就頭也不回的在層層疊疊的幔帳後頭隱沒了蹤影。

裴雲默的麵上帶著等看好戲的表親,衝著北宮烈擠眉弄眼道:“這事兒雖然都是我的不是,不過運氣好,這會兒我也是儘力將功補過了,皇上也就不用再追究我自作主張的罪責了吧?”

北宮烈深深的看一眼,唇角卻是難得牽起一抹清淺的笑容來。

自從得知自己中蠱以後,他本來就沒再抱著還能夠壽終正寢的期望,而到後來把自己的安危整個兒交付給裴雲默之後,他也都沒再存妄想。

的確是如裴雲默所言……

現在這樣的結局,於他而言,已經是意外的驚喜。

“你先去吧!”劫後餘生,北宮烈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卻沒有口頭言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