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大結局(1 / 2)

據說,皇帝陛下一直都想要個閨女。

因為他覺得自己樣貌甚美,如果不能生個閨女來承其衣缽,那當真是暴殄天物,浪費了這麼好的先天性條件,是以皇帝陛下對生閨女一事一直分外熱衷,並且相當的執著。

皇後娘娘是個好脾氣的,倒也十分配合。

不過卻也不知道是不是生的太美遭天妒,皇後娘娘的肚子太不爭氣,連著三胎都是皇子,讓皇帝陛下一等七年,始終沒能完成生公主的宏願,鬱悶非常。

於是皇後娘娘四度有孕的時候,皇帝陛下特意去了趟雲台山,從據說是求子求女十分靈驗的仙姑廟裡求了靈符回來,硬是塞到了皇後娘娘隨身佩戴的荷包裡。

苦等十個月,終於等到皇後娘娘臨盆。

也是不湊巧,這天剛好趕上城外曆時三年修建起來的防洪壩完工,皇帝陛下一大早就帶著一眾朝臣出城去了。

皇後娘娘生產,這麼大的事,簡方是不敢拖延的,當即就派人快馬加鞭的報予皇帝陛下知道。

想著自己心心念念的公主就要能夠見麵了,皇帝陛下激動非常,當即就撇下一眾老臣不管,自己奪馬回宮去了,動作太快,險些把年過七旬的姚閣老給撞河裡。

“都說咱們皇上緊張皇後娘娘,果然是不做假的。”一位新近剛進內閣的文臣搖頭晃腦的唏噓。

姚閣老捋著胡子,眯了眯眼,卻是高深莫測的但笑不語……

馬上又要到了三年一度的選秀了,皇上這是又要出幺蛾子了。

皇帝陛下奔回宮,直接就去了重華宮,進殿的時候,一張俊臉分明是透著一股黑氣。

皇後娘娘正側目逗著繈褓裡的新生兒,拿眼角的餘光瞧了眼他的臉色,便是忍俊不禁的彎了嘴角。

也不知道這人是怎麼想的,明明是對幾個兒子也都看重的很,卻偏生的天天都在嚷嚷的想要個女兒。

又一次希望落空,可想而知,這人的彆扭脾氣是又發作了。

皇帝陛下滿麵威儀走進來的時候,皇後娘娘的床邊已經從左到右被占領了大半邊兒。

由大到小,三個錦衣玉帶的男娃娃站了一排,最高的皇太子北宮辰也隻比那張巨大龍床高了小半個身子,二皇子就隻露胸脯,三皇子隻有兩歲餘,是踩在腳踏上扒著床沿才能堪堪露出大半個腦袋。

三個人俱都是目不轉睛的盯著繈褓裡的北宮小四兒。

連著看過前兩個,太子殿下已經相當淡定了,倒是三皇子北宮旭覺得新奇無比,大眼睛一眨不眨,小心翼翼的試著伸出小手去碰了碰嬰兒柔軟的小手,一張小臉因為興奮憋得通紅。

旁邊的二皇子北宮乾則是打進門的時候起小眉頭就皺的死緊,樣子糾結不已,這個時候才終於忍不住的嘀咕道:“妹妹長的真醜啊!”

哪有他們兄弟三個玉樹臨風,風華絕代的風采?

太子殿下聞言,便是鄙夷的冷嗤一聲,道:“你小的時候比他還醜呢!”

“才不是!”不過剛剛五歲的二皇子,是三個娃娃裡麵生的最好看的,據說和當年的廖皇後很有幾分相像。

被人詆毀了引以為傲的容貌,北宮乾立時就炸了毛,梗著脖子大聲辯駁。

“兩位小祖宗,快彆吵架,當心吵醒了小殿下!”旁邊服侍的藍湄嚇了一跳,趕忙過來勸。

在旁含笑看著的皇後娘娘卻是忍俊不禁,好奇道:“誰跟你說這是弟弟了?”

“父皇說的!”北宮乾道,瞪了自己的兄長一眼,顛顛兒的又摸回了床榻邊上,看著繈褓裡滿是褶子的包子臉,仍是十分糾結的模樣,道:“父皇說小妹妹長的像他,一定生的最好看。母後,她長大了,真的會好看嗎?”

這會兒他是已經忍不住的開始琢磨,這小四兒長的醜成這樣,萬一一直頂著這麼一張褶子臉,以後怎麼帶出門?就算帶出門去,也一定不能叫人知道那是他親妹妹!

這小不點兒長的實在是太醜了。

說話間外麵皇帝陛下已經大步走了進來,腳下生風,威儀之態十足。

“見過皇上!”

“兒臣給父皇請安!”

眾人趕忙請安,三個娃娃也一本正經的躬身行禮。

“嗯!”皇帝陛下目不斜視的走到皇後娘娘床邊,一撩袍角坐了下來,一邊執了皇後娘娘的玉手,語氣明顯的柔和下來道:“還好嗎?”

“又不是第一個了!”皇後娘娘輕笑,抬手碰了碰繈褓裡嬰兒的臉龐,還是一臉的滿足。

“傳旨下去,有人招搖撞騙,愚弄世人,去把雲台山的那座破廟給朕拆了!”皇帝陛下卻是越看越覺得心裡憋悶,突然就黑著臉下了命令。

正扭頭在一邊逗兒子的皇後娘娘不樂意了,挑眉看過來一眼道:“你跟幾個道姑置什麼氣?拆了人家的廟宇,還給不給人家留活路了?”

“她們妖言惑眾也是事實,朕又不曾冤枉了她們。”皇帝陛下看一眼繈褓裡小臉皺巴巴的北宮小四兒,眼中分明掩飾不住的有一抹柔光閃過,一張臉卻偏偏死沉了下來。

皇後娘娘通常不太發脾氣,這會兒自感兒子被嫌棄了,頓時也黑了臉,甩手將剛拿在手裡的乾尿布扔在了皇帝陛下臉上,怒道:“皇上想要公主,臣妾偏偏給您生不出公主來,您這是不是也要連臣妾都一並拉出去治罪了?”

這話說出來,可就相當嚴重了。

皇帝陛下下意識的就想把媳婦兒抱過來哄,但是一抬手,卻瞧見床邊由高到矮站了一排的小豆丁熊孩子,個個都眨巴著眼睛,好奇的盯著自己和皇後娘娘看,臉上立刻就有點掛不住。

背地裡他是習慣了把自家媳婦兒高高的捧著,但是對外,他卻慣常都是那個手腕強硬讓人望而生畏的一國之君。

在兒子們麵前,那也是實打實好不摻假的嚴父。

都被皇後娘娘用尿布打了臉了,如果這就當麵服軟妥協的話,以後自己在兒子們麵前還有何威嚴?

本來就因為希望落空而心生不悅的皇帝陛下立刻就一反常態的板起臉來,一聲不吭的甩袖而去。

滿殿的奴才都下意識的噤了聲。

因為皇帝陛下和皇後娘娘感情甚篤,這麼多年了,幾乎很少見他和皇後娘娘紅過臉。

“娘娘,皇上那裡,要不要……”從殿外捧著補品進來的墨雪試探道。

“不用管他!”皇後娘娘卻是十分鎮定,沒事人一樣的繼續眯了眼睛逗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