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6章 酒後真言(1 / 1)

陰陽異聞錄 妖九拐六 1112 字 2个月前

網 ,最快更新陰陽異聞錄</a>最新章節!

“看你說的,我不過是把你當朋友,這幾天你又辛苦,所以想要犒勞你一下而已!我連忙將安全帶綁上對梅子說。跟梅子回到住處,已經是傍晚六點了。今天一天沒乾彆的,大多數時間都在路上度過了。要說交通方麵,還是我們國家最方便。換了在國內,我絕對會選擇高鐵,而不是自駕這麼遠。

“休息一會兒咱們出去吃飯去!換上了短袖,又換上了拖鞋,我四仰八叉的坐在沙發上對梅子說。梅子拿起水杯咕咚咕咚的喝著,然後抽了幾張紙巾擦抹著額頭上的汗水。

“那我叫幾個朋友一起,你說的啊,地方我選!到時候你可彆心疼你的錢包。梅子拿出電話打了出去,等我的煙抽完,她也跟朋友們聯係好了。

“走吧,今天咱們去荷園吃!我不開車了,咱們打車過去,好久沒跟他們見麵了,今晚我要喝兩杯!打完電話,梅子對我招招手說道。

“那我就穿這一身去的啊,白天穿得太正式,把我給熱得!我看看腳上的人字拖對梅子說道。

“隨你啊!梅子將客廳的燈打開對我說。出門之後我們朝著街上走去,站在路邊攔了一輛三蹦子,就直奔荷園而去。所謂荷園,卻原來是一處荷花池。在它的正東方向擺設了一個舞台。而在荷花池的四周,則是擺放著餐桌,客人們坐在荷花池邊上喝酒吃東西,時不時的還看上一眼舞台上的表演。地方看起來不算太高檔的樣子,但是菜單上的菜價卻不便宜。梅子的朋友們先後到了,我們要了一張長桌,一共八個人就那麼坐在池子邊上準備用餐。在點餐的時候,服務員還拿來了一瓶驅蚊液在我們腳下噴了一遍。於是乎我滿鼻子都是驅蚊液的香味,聞不到其他的味道了。坐在這裡有一個好處,就是沒有屋頂。沒有屋頂的地方,大多是可以吸煙的。

“原來你就是江北,一直聽咱們梅子說你,今天總算是見著活的了!梅子,你眼光不錯啊,難怪之前給你介紹男朋友你總是拒絕呢。原來自己找著主了。女人坐在一起就會聊男人,這跟男人在一起會聊女人是一樣的。見我跟梅子坐一塊兒,她朋友立馬就開始調侃起來。梅子白了她們一眼,然後將菜單遞了過去。

“今天江北請客,大家都彆替他省錢,喜歡吃什麼就點!梅子坐到我的身邊,還故意瞪了我一眼。

“先上幾杯雞尾酒我們解解渴!接著梅子又對一旁的服務生說道。

“好家夥,梅子這是榜上大款了?那我們可就不客氣了啊!聽梅子這麼說,眾人一起在菜單上參謀了起來。一番勾勾畫畫之後,大家心滿意足的坐在位置上一邊喝著雞尾酒,一邊欣賞起舞台上的表演來。

“這群男人比女人還有味道!舞台上的舞娘在那裡扭擺著,引得觀眾們一陣呼哨聲。有兩個大爺,甚至翻上去往人家的裙子裡塞起鈔票來。於是乎,又是一陣怪笑聲響起,酒還沒上,人卻已經是醉了!

所謂大餐也不過是一些海鮮而已,除此之外為了迎合國內客人們的口味,還添加了一些燒烤。梅子點了一些啤酒,又要了兩瓶威士忌和一些蘇打水。就著人家送的冰塊,那麼兌著喝了起來。這酒的味道我不太喜歡,但是梅子卻很喜歡的樣子。菜沒吃多少,酒已經喝了兩盅。舞台上的節目,開始朝著女性們喜歡的角度去變換了。一群壯男在台上表演著,引得一群大姨尖叫不已。梅子給我兌了一杯酒,放到我的麵前讓我喝。

“這東西我真喝不慣,要不我用啤酒陪你?你也少喝點,這玩意後勁足,彆待會躺這了!我按住酒杯對梅子說。

“你是不是舍不得錢啊?不是說好我選地方你請客的?才兩瓶酒而已,花不了你多少!來,大老爺們彆讓我一個女人總是勸,痛快點喝了!她從我手裡拿過酒杯,端到了我的嘴邊說道。這麼一來,當時就引起了她朋友們的一陣起哄。我接過酒杯,聞了聞味兒,然後憋著氣喝了一口。雖然是兌了水加了冰,但是這酒的味道我還是不太習慣。強忍著喝了一杯,我將酒杯一放,連忙開了一瓶啤酒喝了起來。

梅子這群朋友總結起來有三能,能吃,能喝,能鬨!我雖然跟他們的年齡差不多,可心態上卻覺得自己已經老了太多。我不太喜歡熱鬨,我寧可在一個安靜的地方小酌幾杯,那樣會讓我感覺更舒服一些。或許是經曆過他們沒有經曆的事情吧,我甚至感覺到自己居然跟他們之間已經產生了代溝。但是既然今天是我請客,我就不能流露出任何的不合群。因為那樣的話,很可能會讓人家誤以為我嫌他們消費太多。我還是強迫自己融入到他們當中,跟他們一起猜拳,喝酒,開著一些無傷大雅的玩笑。當然這對於我來說,是痛苦的。

這一頓一直吃到了半夜才算散場,梅子明顯有些喝多了。她將手搭在我的脖子上,開始說起她以前的事情來。從記事的時候開始,一直說到了畢業參加工作。我架著她,在路邊攔車把她的朋友一一送走,最後才攔下一輛的士帶著梅子準備回家。

“打小我媽就天天警告我,要是不認真讀書,將來連飯都沒得吃!每天回家,她都會來上這麼一陣。給我舉各種各樣反麵的例子,然後又舉各種各樣她認為是正麵的例子。有時候我真的很煩,很煩!我爸脾氣好,每逢這個時候,都會過來幫我打掩護。靠在我的肩頭,梅子嘴裡嘟囔著往事。

“給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暑假的時候,學校組織夏令營。我爸說出門在外,多帶點錢沒錯。為了這事兒,我媽站我床頭嘮叨了一夜。從我爸開始,一直說到我身上。總之把我們說得體無完膚。第二天早上我趕車,她還沒完沒了的。我爸第一次吼了她,然後送我去了車站。在路上我爸對我說:要想不成為你媽這樣的人,就多學點知識!梅子說著,蜷縮成團,雙手緊緊的抱住了我的胳膊。或許在這一刻,她十分想念自己的父親的吧! <ter class="clear"></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