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7章 諸王會(1 / 1)

陰陽異聞錄 妖九拐六 1087 字 1个月前

網 ,最快更新陰陽異聞錄</a>最新章節!

一直到回到家,梅子還在那裡說個不停。我將她抱上樓,放到了床上。幫她把空調打開,又拿了兩瓶水放到床頭櫃上,將台燈的光線調暗之後,這才輕手輕腳的離開了她的臥室!從梅子的房間出來,我沒有急著回自己的房間,而是走到樓下客廳裡抽起煙來。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梅子也不例外。在客廳裡抽了兩支煙之後,我看看時間已經到了一點,這才將客廳的燈關掉,邁步朝著樓上走去。

回到了房間,打開空調,我將身上的衣服脫掉,走進了浴室!等我洗漱完,已經是夜裡一點半了。打了個哈欠,我穿著短褲,趿著拖鞋,從冰箱拿了一瓶水慢慢靠在床頭喝了起來。今天將卜該的事情告訴了象王,接下來應該就是象王出招了吧!我靠在床頭喝著水,腦子裡開始琢磨起接下來的事。不知不覺,我就那麼靠著睡了過去。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梅子已經出門了。桌上擺放著一個三明治,一個荷包蛋還有一盒牛奶。看樣子,這些就是我今天的早餐。吃完了早餐,我將碗筷洗乾淨,然後都放進了碗櫃裡。今天似乎並沒有什麼事情是需要我去做的,我走到客廳,將電視打開看了起來。雖然聽不懂裡頭說的內容,但是好歹屋裡有個動靜陪著我。新聞裡播放的畫麵顯得很熱鬨,很多人都圍在街頭,衝著正緩緩駛過的車隊招手高喊著什麼。

鏡頭裡,一個麵龐清秀的女人正透過車窗朝外頭的人們招手致意著。鏡頭裡頭這個女人看起來年齡比我大不了多少,讓我印象最深的是她那個尖尖的下巴和那對略顯金黃的瞳孔。這個女人,看起來更像是一條蛇一樣。

“你起來了?桌上的早餐吃了?正看著電視,忽然門一響。我回頭看去,卻是梅子提著一大兜子菜走了進來。

“我還以為你進宮去了,原來是去買菜。我起身從她手裡接過了菜兜子,將裡頭的菜撿出來放進了冰箱說道。

“不買菜頓頓在外頭吃,你有錢無所謂,我可承受不住。梅子擦抹著額頭上的汗水對我說道。

“那你還住這麼大的房子?你就一個人,不如租個一室一廳的住著,剩下房租來去吃點好的不行麼?我看看梅子租住的這棟小彆墅對她說道。

“那可不行,我喜歡寬敞一點的地方。我是寧可吃差點,也要住得寬敞。哪怕將房間空著,我心裡也覺得踏實。你不知道,以前我在家的時候,房間太窄,我隻能打地鋪睡。我一直有個願望,總有一天我要買一套大大的房子,想怎麼睡就怎麼睡!過來幫我摘菜,中午我做飯給你吃。昨天花了你不少,也得替你省省才行。梅子搬來兩把小馬紮,將我剛放進冰箱的菜又拿了出來。她的手腳很麻利,看得出來這種活兒她沒少做。

“你離開家到這裡來上班,父母一定很掛念吧?我坐到梅子對麵,幫她摘著菜問道。

“我爸挺掛念倒是真的,我媽未必!她跟我談不來,三句話必定爆炸。開口閉口女人要三從四德,她自己做到了麼?上次我跟她頂嘴了,我說照你這樣的,放在過去早被休了。一天天把嘴落在自己男人身上,整天打擊我爸的自尊。梅子跟她媽媽的感情,看樣子是的確不太好。說起這事兒,她是一陣咬牙切齒。我不知道她們之間為什麼會弄得這麼僵。不過從昨晚上梅子酒後所言,隻能說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吧。

我沒有繼續問梅子家庭的情況,繼續問下去,隻會讓她覺得不快樂。

“蛇王水秀,她居然這麼早就來了?梅子將摘好的菜放進筲箕裡,抬頭看了看電視忽然說道。

“蛇王?你說車裡那個女人?我回頭看了一眼然後問梅子。

“嗯,她算是諸王當中文化最高的。據說精通八國語言。說起來,我剛來太國的時候看到過她一次。之後就再也沒有看過她了,一說就是兩年,時間過得可真快。梅子拿起刨子開始刨起絲瓜來。

“你也還剩下三年就能回國了,回去之後是先休息一段時間,還是換個部門繼續上班?我捉住一隻正在菜葉上蠕動的蟲子問梅子。

“休息吧,我想帶我爸出去旅遊,然後看看把所有的補助都湊到一起,夠不夠買一套房子的。辦完了這些,我再去上班。梅子從我手裡將那隻蟲子拿過去,扔到腳下啪一腳給踩扁了說道。

“到時候給我打電話,我們組團出遊怎麼樣?我對她做了個打電話的手勢說道。

“再說吧,這邊還有很多事要做呢!等我回去了,一準跟你聯係。對了,你跟柳處長認識多久了?梅子打聽起這個來。

“也不算太久,不到一年!我對梅子說道。

“不到一年你們的關係就這麼好了?梅子有些不太相信的樣子。

“我們互相都幫過不少忙!我抬頭對梅子笑了笑說。

“原來是這樣,你說我要是想去她那個部門的話,有沒有希望?梅子這話一出口我就知道她為什麼要問我和柳嵐的關係了。這丫頭,明明想找我幫忙,卻不太好意思開口。

“她那個部門有什麼好的,之前她讓我去我都沒去!雖然明白了梅子話裡的意思,不過我依然佯裝不知的跟她說著。這話一說,梅子當時就抬腳朝我踢了過來。

“你就裝吧,實話跟你說啊,我想去柳處長那個單位。但是我資曆不夠。你要是能幫我說說的話,沒準還能有幾分希望。梅子踢了我一腳接著說。

“資曆不都是慢慢熬出來的麼?沒準你把這三年做完,資曆就夠了呢?你現在又回不去,想那麼多乾嘛?這事兒我可不敢答應她。我隻能瞞著這丫頭,回頭偷偷問問柳嵐看有沒有希望。

聽我這麼說,梅子便沒有繼續糾結這個話題了。

“龍王也來了!電視裡一個身穿白袍,光頭赤足走在街上的人,吸引了梅子的注意力。 <ter class="clear"></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