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5章 逼迫1(2 / 2)

“少嘰嘰喳喳的,乖乖吃你的黃瓜。”

慕無憂哼了哼,靠在門上圍觀。

“對了,小驍過來吃飯嗎?”

“不知道。”

“打電話問一下呀。”

“他要來會跟我說的啊,沒說就是不來,現在還不是我們家的人,天天操心他吃飯做什麼?搞得跟你們親兒子似的,你都沒打電話讓哥哥們回來吃飯。”

“你哥哥他們我不需要打呀,他們想回來就自己回來了。”

“陸驍也不需要,他臉皮厚,想過來就會自己過來。”

“原來在你心裡,陸驍已經和哥哥們的位置一樣了啊。”

慕無憂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差不多了。”

“害羞了呀?”

“媽媽,你真壞,不跟你們玩了,我去院子裡澆花水去。”

“少澆一點,彆把

我的花澆死了。”

“我沒那麼蠢。”

“那可說不一定,你有些時候傻乎乎的。”

慕無憂不想再說什麼,氣鼓鼓的去了院子。

剛到院子,就發現陸驍已經來了,不免有些好笑,還真的是說曹操曹操就到,“你還真的是不請自來。”

“來蹭飯呀,今天我爸爸媽媽出去約會了,隻有我一個人。”

“他們不約會你也往我家跑。”

“那是我想約會了。”

陸驍接過她手中的澆水壺,幫她澆花水。

“哎,我好不容易才找點事情做,你不要搶我的活。”

“這樣啊,那還你。”

陸驍遞了回去,像是小尾巴一樣,一直跟在慕無憂的身後,和她說話聊天。

“哎呀,陸驍,你話真多,我感覺我耳朵周圍嗡嗡嗡的。”

“習慣了就好。”

陸驍在慕家吃晚飯,在慕家睡覺,隻是半夜的時候被一陣陣誦經的聲音吵醒,吵得他腦仁都疼了,他一度懷疑自己出現幻聽,開燈起身去了陽台,隻是那個聲音依舊在,就像縈繞在耳際一樣,攪得人心煩意亂。

真是見鬼了,之前是慕無憂聽到木魚的聲音,現在怎麼變成他了。

陸驍擔心慕無憂,想去看看她,剛出門口,就看到慕南瑾和龍玥兩人也從樓上下來了,兩人身上還穿著睡衣。

“乾爸乾媽,你們怎麼起來了?”

“小驍,你是不是聽到誦經的聲音了?”

陸驍點點頭。

龍玥道:“我們不放心慕無憂,起來看一看。”

“我也是。”

三人輕輕推開了慕無憂的房間,事情和他們預料的完全不一樣,慕無憂睡得很沉,還能聽到她的呼吸聲。

三人又退了出來。

陸驍道:“奇了怪了,這麼大的聲音她都能睡得著,明明她之前很敏感。”

“小驍,先回去睡覺,等明天慕無憂醒來再問問她。”

陸驍搖搖頭,“不行,我睡不著,這聲音搞得整個人都不好了。”

慕南瑾和龍玥也是這樣的感受,他們根本睡不好,嘗試著戴耳塞,但是根本不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