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章 交換開始(1 / 2)

終於是開始了。

眾人全都摒棄凝神,注視著場上二人行動。

饒是唐宗翰,葉昊天僅是做最簡單對象走動動作。

但在場所有人卻是大氣不敢喘一下,兩眼直勾勾緊盯,生怕錯過任何一個細節。

高手過招,分秒意味生死。

大家夥如此謹慎,說白了還是擔心葉昊天會在途中對唐宗翰不利。

邱天逸等一眾兄弟也是緊張看著前方現場。

他們在意的不是自己性命,他們隻希望唐宗翰能夠安然走過這段路程。

沈淑蓉一臉的憂慮擔心,雖然她不清楚葉昊天究竟是什麼人,有怎樣恐怖實力。

但是……葉昊天適才言行舉止,舉手投足所展現出來的威勢……還是清楚表明他絕非尋常人。

反倒是當事人唐宗翰顯得格外平靜。

他並沒有什麼過激緊張反應。

葉昊天,唐宗翰兩人步伐都很均勻。

特彆是葉昊天,饒是他自個兒十分緊張葉明哲安危,但明麵上還是抱有應有沉穩。

隨著兩人距離越來越近,在場看客們心全都不自禁揪在了一起。

誰都不知道兩人交錯時會發生什麼。

眾人特彆關注葉昊天,因為在看客們眼裡,早已是給葉昊天歸結到了不誠實範疇。

大家都覺著,以目前葉昊天對唐宗翰態度,很有可能在交錯時對唐宗翰突然下手了解對方性命。

就在眾人憂心矚目中,唐宗翰與葉昊天走到了一起。

葉昊天扭臉看向唐宗翰,唐宗翰也迎上葉昊天目光。

兩人似是不約而同顧自相望了眼。

唐宗翰從葉昊天目光敲到了蔑視與憤怒。

葉昊天則從唐宗翰眼瞳讀出了淡定與平靜。

這無疑更一步刺激了葉昊天。

要知道,這是他神農門地盤。

在自己地盤被唐宗翰這般牽著鼻子走,你說葉昊天如何能不著腦?

有那麼一瞬,葉昊天是真的想動手給唐宗翰了解了。

但理智還是控製他沒有動手。

畢竟,周圍有這麼多人看著。

葉昊天很清楚,經過今次事件,他們神農門的聲譽勢必受到嚴重影響。

他葉昊天可不能再食言給他人口舌。

解決唐宗翰的方法有很多,並不需要著急於一時。

唐宗翰憑借口舌暫時苟且活下,日後,他葉昊天,神農門想要報仇取唐宗翰性命有的是機會和方法。

雙方看罷,很快便是回正眼神。

眾人預想中的衝突並未發生,唐宗翰,邱天逸交錯後徑自向前。

呼~

見得這慕,邱天逸輕吐口氣。

最擔心的一步總算是熬過去了。

不過危機尚未解除,或者說,隻要他們一行人還留在神農門……就沒有安全可言。

不約而同加快腳步,唐宗翰,邱天逸背對背快步朝各自目標行去。

在距離葉明哲不到三米地方,邱天逸終於是沒法按捺心理焦促,健步衝向葉明哲。

這一刻的葉明哲不是神農門高高在上門主,他僅是一個為兒子憂心憂慮老父親。

此事的葉明哲尚處昏迷狀態,渾身筋骨都被唐宗翰捏斷。

擱著任何一位父親見到自個兒兒子這幅模樣怕是都沒法保持冷靜與淡定。

葉昊天也不例外!!

“明哲!明哲!兒子!”葉昊天接連低喚數聲。

葉明哲始終未有給出回應。

輕輸入一絲真氣進行探查,探查結果不禁是令葉昊天震怒。

本以為兒子隻是遭受了打擊重創昏迷……沒想到唐宗翰居然是給葉明哲手腳骨頭全部斷裂,直接整成了廢人。

顧不得發泄,葉昊天趕緊是掏出丹藥給葉明哲服下。

罷了,打算真氣引導喚醒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