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三章 行屍走肉(1 / 1)

都市無敵戰神 金絲豬 1070 字 1个月前

史密斯本來是想著要追出去進行勸阻,還未走出門時,又聽到房間塔莉莎的聲音,他這才停下了腳步。

塔莉莎跪倒在地上,深深地低著頭,冷漠的說道:“接下來你的安危就由我來負責了。”

既然克羅恩這麼肯定塔莉莎不可能會是莫寒的對手,史密斯也覺得把這個女人留在這裡簡直就是徒勞,倒不如撒腿就跑來的快一些。

史密斯重重地歎了口氣,有些無奈的說道:“趁著現在他還沒有追來,要不然你也趕緊找個地方躲起來吧。”

說完他就準備收拾自己的東西,回頭再看塔莉莎這邊,她仍然是不為所動。

覺得塔莉莎可能是因為倔強,史密斯就再次勸說:“他要是能追到這兒來,就說明你真的不是他的對手,彆逞能了。你還是趕緊走吧,這件事情我是不會告訴克羅恩的。”

原本如同木頭樁子般的塔莉莎,這才終於開口說話。

“剛才我可能是打不過,但是現在就不同了,我有這個東西。”塔莉莎一字一頓的說道。

順著塔莉莎目光所視的方向看去,在那個茶幾上,放著一個隻有大拇指長短的注射器,非常的小巧。

剛才在交談的過程當中明明還沒有呢,現在突然出現,看樣子應該是克羅恩臨走的時候才放上去的。

隻見塔莉莎的眼眶通紅,嘴唇也開始輕微的顫抖,顫顫巍巍的伸出手去,把桌子上的那個細小的注射器給拿了起來。不知為何,竟然給了人一種悲壯的感覺。

……

正所謂是天道無常,克羅恩這才剛駕車離去,莫寒就已經尋步而來。陰差陽錯之下,兩人並未見麵。

仔細的看著眼前這座房子,莫寒眉頭微皺,覺得應該就是這裡了。因為剛才他明明看到,塔莉莎的身影就是在這個地方消失的。

他也不管什麼打草驚蛇,直接就放到了圍牆裡麵,朝著那燈火通明的正廳走去。

正廳當中,塔莉莎拿起了桌子上的那個注射器,緊緊的攥在了自己的手裡。

她吩咐到:“那個家夥應該是已經快要來了,你趕緊找個地方躲起來,否則的話傷到你可就不能怪我了。”

塔莉莎的樣子著實讓人感到可怕,那眼神就像是要吃人一樣。這也就讓原本想要刨根問底的史密斯,非常自覺的閉上了嘴巴。

他趕緊拿好自己的東西,小跑上樓,把這個偌大的客廳,留給了兩人當做戰場。

莫寒闖了進來,發現裡麵現在隻有塔莉莎一人,頓時感到有點失落。

“還以為你會在這兒會見你的情郎呢,我勸你還是趕緊說吧,史密斯到底藏在什麼地方?是樓上嗎?如果是的話,我可以親自去找,就先不麻煩你了。”莫寒自顧自的說道。

說完也沒有正眼相看,就徑直朝著樓上跑去,所作所為完全沒有把塔莉莎放在眼裡。

“你給我站住…”

莫寒仍然毫不理會,繼續向前走去。

“我讓你給我站住,你聽到了沒有?”

塔莉莎的聲音變得尖銳了幾分,可仍然擋不住莫寒向上尋找的步伐。

似乎是已經憤怒到了極點,塔莉莎將緊緊握在手中的那個注射器直接紮入了自己左邊的胳膊上。熒光綠色的液體注入塔莉莎的胳膊當中,讓她那張臉龐瞬間變得蒼白。

察覺到了這邊的事情有點不太對勁,剛走上樓梯的莫寒回過頭來。塔莉莎了原本雪白的肌膚上,已經出現了斑駁的綠點,不僅如此,整個人的行為也變得怪異極端。

塔莉莎的脖子開始變得扭曲,嘴裡吱吱呀呀的什麼話也說不清楚。不過幾秒鐘後,她就以一種極其怪異的姿勢轉頭看向莫寒。

手上的指甲變長了幾分,牙齒也變得尖利了許多。最令人感到恐怖的事,在她的手臂和腳腕處,竟然長出了褐綠色的鱗片。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莫寒這活了大半輩子,也從來沒有見過如此驚異的景象。他整個人都愣住了,實在想不通一個好端端的美女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根本就不給莫寒反應的機會,塔莉莎的眼球整個變成白色,低聲嘶吼著,就像是偌大的蜥蜴,直接朝著莫寒撲了過去。

當她那隻巨大的爪子快要觸碰到莫寒胸膛的時候,他便立刻向旁邊側身,同時一拳重重的轟在塔莉莎的額頭上。

如同打到了鋼板上,莫寒感到手指一陣酸痛,可在看塔莉莎,除了位置被打偏移了半米,似乎並沒有受到其他傷害。至於剛才塔莉莎所攻擊的那麵牆,已經出現了深深的溝壑。

要是論技巧而言,塔莉莎跟莫寒簡直就是天差地彆。可是要按照自身絕對的力量和防禦,塔莉莎還真的有八成實力跟莫寒來個硬碰硬。

既然對方已經變成了怪物,莫寒也就暗自想到:“看來這次不能把這個家夥當成女人來算了,那這樣的話,我就可以動手了。”

又是一爪子撲了過來,這次莫寒並沒閃躲,而是用右臂直接扛下了這一擊,想以此來試探這個變成了怪物的塔莉莎那力量如何。

刺骨的疼痛從莫寒的小臂處傳來,他感覺自己的胳膊就像是骨折了一樣。在這劇烈的疼痛之下,莫寒不由的捂著胳膊向後退了幾步。

防禦力,力量和速度,幾乎都在同一時間達到了頂峰。原本這個被自己三下五除二就能解決的人,眨眼間就能跟自己抗衡,實在讓莫寒感到難以接受。

莫寒轉攻為守,不斷防禦,心中暗自想到:“那瓶藥劑,到底是什麼東西?”

既然不能用硬碰硬的手法,那莫寒就隻能智取。他立刻翻下樓梯,想要來到這個更加空曠的客廳當中,好好的跟這個行屍走肉來上幾遭。

可是等跳下來之後,莫寒這才發現自己做錯了選擇。因為在塔莉莎跳下來的那個位置,下方正好有一把長矛。

顯然塔莉莎的大腦已經放棄了思考,她目的隻有一個,就是處決掉自己目光所及的所有人,這也是為什麼當初塔莉莎在注射藥劑之前讓史密斯先離開。

拿起那柄長矛,塔莉莎舔了一下嘴唇,眼神中布滿了貪婪。

莫寒心中驚歎:“有點兒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