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6章:冒充者(1 / 1)

話到此處聖雲師父停頓一下看了看她繼續道:“所以才有了後來那一戰,不過二帝已經沒有了開始那麼敵對了!高手之間反而多了一絲惺惺相惜的感覺!如果不是那糊塗老頭兒當年上來就是一掌,相信龍帝也不會落到那個下場!

??不過所有人都覺得是鳳帝和糊塗老人聯手殺了龍帝!其實不是!龍帝大限將至,就算沒有他倆,龍帝也會因為彆的事而突然暴斃!至於龍鳳兩界?雪兒,如果你的父親!或者塵的父親其中一個是女子,他們現在的結果是和你還有塵是一樣的。必成夫妻!明白了嗎?”

??聽到師父話到此處,蘇暮雪已經大徹大悟!原來如此!自古龍鳳合鳴講的是雌雄!沒聽過龍鳳雄雄的。

??二帝同為男子,男子之間本身就有種藐視一切的感覺!

??深吸口氣,現在她終於明白為何自己會受到影響這麼大了!完全是因為被龍族的排斥吧!如果她是男子,會被男人排斥!而如果她是女子,那接下來討厭她的不是那些龍女了?

??不過她也不是來讓那些人喜歡的!她是來找骨骸的!

??撇撇小嘴兒,蘇暮雪衝聖雲師父扭頭道:“師父,明白了!不過不管他們怎樣和我們沒關係!我們直接去找龍帝的妻子,隻是不知道她現在還是不是在龍玄宮?”

??聞言,聖雲師父利用神識微微查看了一下道:“雪兒,現在龍後並不在外麵,她閉關了!好像受傷了?現在應該在療傷。不過我感受到了龍帝的骨骸,她應該和已故的龍帝在一起。”

??受傷?

??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這兩個字讓她想起一道身影!那個之前被老人一掌拍走的女人。

??輕輕搖搖頭,怎麼總是會聯想到那一幕呢……

??看她琢磨什麼,聖雲師父衝她一笑:“想什麼呢?”

??聽到蘇暮雪聲音,蘇暮雪突然回過神衝自家師父笑道:“沒什麼,嗬~師父,就是兩次莫名其妙想到了之前源城的事!之前遇到那些死士和鬼魂時我想到了源城失蹤的青年男子!師父剛剛說龍後受傷?我這又不由自主的想起之前那個被糊塗老頭兒打出去的那個女人。”

??聽到她的話,聖雲師父凝眉開口問道:“怎麼回事?”

??或許真的有什麼關聯?

??“哦!之前來這裡時,路過源城,人們正在為了那些失蹤的男青年們而弄得人心惶惶!到了晚上我們在一家客棧內遇到了一個人!是身穿黑衣蒙麵人,是糊塗老頭兒一掌把她打出去的!她受了重傷……”

??前因後果說完,聖雲師父若有所思的皺眉琢磨一會兒,很快深吸口氣道:“先不想了,一會我們就有答案了。”

??這件事太複雜!他用神識查看了一下,那個龍後有點奇怪!而且他發現那個龍帝好像雖然身死了!可是奇怪的時他的氣息居然還在?而且重要的時他的魂魄好像也在?

??這一點他還沒想明白!也許去了就有答案了……

??由師父帶著,很快在沒人發現的情況下來到了龍玄宮。

??龍族並不是她在電視上看到的那樣在海裡生活!而是好像另一個外界一樣。人們都是人形的樣子在何處遊玩或者買賣東西,這裡的房子比較大!好像外麵的大家族一般。而且這裡的天空也是有些暗沉的!好像隨時都會下雨一般。

??來到龍玄宮門口,遠遠看去,龍玄宮整體很大!高高的城門好像度了一層金看上去金光閃閃。

??紅色城門口此刻兩邊站著兩排士兵,士兵手裡那些鋼叉身穿盔甲看上去很威風。

??“雪兒,我們用塵的身份進去!這樣好說話。”

??聽到師父的話,蘇暮雪不明白的皺眉:“可是現在夫君不能出來啊!”

??好笑的看著這個丫頭,聖雲師父微微挑眉衝她一笑,身子在原地一轉隻見下一刻聖雲師父的模樣瞬間換了。

??“傻丫頭,這不就可以了?塵不行,不是還有師父嗎?”

??看著說話的師父,蘇暮雪眨眨眼張口結舌的看著他。她好想說,真的好像哦!居然分毫不差?連身上那股氣息居然都一樣?

??“師?師父?這?真的是您?”被驚訝的說不出口了!現在站在她麵前的就是師父幻化的君逸塵,而且一模一樣!如果不是師父的聲音,她真的會以為自己夫君出來了。

??看她驚訝的瞪大眼,聖雲師父輕笑的揉揉她的發頂笑道:“雪兒,這樣不就可以了?我把塵的氣息從空間轉移到我身上,這樣一來任由彆人在怎麼精明也不會以為我是冒充的?這樣我們才能理直氣壯的去找龍後。”

??聞言,蘇暮雪明白了,難怪了!她就說嘛!在像的人氣息也不會一樣嘛!原來是這樣?不過好神奇哦!

??“走吧!去會會這個龍後。”聖雲師父說完,伸手摟過她的小肩膀邁步衝著龍玄宮城門而去……

??……

??“站住,你們是什麼人?不知道這裡是龍族聖地嗎?”

??還沒等走到門口,結果出來一位領頭的士兵直接把兩人攔下了!手拿鋼叉伸手擋住兩人的去路。

??站在她身邊,“君逸塵”絕美的目光露出一絲不悅的光,微微皺起俊眉冷冷的撇著麵前身穿盔甲的男子。

??“本尊也敢攔著?活膩了?”

??一句話出口,對麵的士兵緊皺起眉看著他。還沒等開口突然身後大門被打開了!從裡麵跑出來一位身穿藍色緞袍的男子,男子在看到他的一刹那整個人瞬間瞪大眼。

??撇著一旁的士兵罵了一句:“滾!眼拙的東西!連我們龍族正宗的龍帝都不認識?”

??藍袍男子罵完扭頭恭敬的道:“龍帝大人終於回來了!”

??聽到藍袍男子的話,那士兵被嚇得瞬間“撲通”一聲跪下開始叩拜哆嗦起來:“龍帝大人恕罪,是小的有眼無珠,小的沒見過龍帝!不知道是您!求大人饒了小的……”

??“君逸塵”不耐煩的撇著地上叩頭的士兵,一揮衣袖直接把那碎碎念的士兵掃到了他之前站立的位置上去了。

書屋小說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