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7章 強敵如林(1 / 1)

陰陽鎮鬼師 妖九拐六 1042 字 1个月前

“想要破壞陣法,先過了我這一關吧!”白蝙蝠振翅飛翔,繞著我的頭頂盤旋幾圈之後說。話音未落,一道刺耳的音波朝我襲來。所過之處將沿途的桌椅擺設全都震了個粉碎。看不出來,這麼小一隻蝙蝠,居然擁有這麼大的力量。我將刀橫在身前,硬生生擋住了它襲來的這一道音波。音波撞擊在刀刃上發出一陣刺耳的摩擦聲,隨後被我的刀鋒給絞得粉碎。白蝙蝠飛行的速度越來越快,嘴裡發出的聲波也一道接著一道。我持刀揮舞,暫時卻是陷入到了守勢之中。這個東西在空中飛翔,就是不落下來。這讓我一時間找不到一個可行的辦法去對付它。加上它的速度又特彆的快,一旦失手的話,很可能會被它的音波給擊中。這才是第一關,我可不能在這裡就受傷。

於是我便不主動進攻,而是全神貫注的防守起來,我在跟白蝙蝠比耐性。誰先忍不住,誰就會落入對方的圈套裡。不過從最開始這家夥的表現來看,它應該是一個脾氣暴躁的家夥才對。隻要能將它從空中逗下來,我就有辦法斬殺掉它。如此你來我往,我跟白蝙蝠就在大廳裡僵持了起來。它繞著我翻飛了不下於數百圈,發出的音波也不下於數百道。終於它停止了飛行,將身體倒掉在天花板上。小小的胸脯一起一伏的,呼吸顯得很急促的樣子。

“怎麼不打了?你不是挺能打的麼?有本事下來打我啊?”我持刀對著它指著,口中則是大聲說道。聽我這麼一說,白蝙蝠的呼吸顯得更加急促了。它扇動著翅膀,朝著我就俯衝過來。在俯衝的過程中,還張嘴對著我發出了一道音波。我佯裝躲閃不及,硬挨了對方這一下。音波打在我的身上,將我朝後打出去十幾米遠。撞翻了幾張桌子,最後又撞到了一根柱子上我才算停了下來。白蝙蝠一擊得手,綠豆大小的眼裡閃過一絲得色。它加快了飛行的速度,一個俯衝貼著地麵朝著我就衝來。我等的就是這一刻,背靠著牆壁,我雙眼緊緊盯住它的身形,就在它距離我隻有三米來遠的時候,我將刀鋒一轉,嗆一聲將手裡的刀插在了腳下。

噗...白蝙蝠的速度太快,一個反應不及,整個身子被刀鋒從中一分為二。一團黑血飛濺,白蝙蝠被斬成了兩半的身體先後撞到了我身後的牆壁上。抽搐幾下之後,掉落在地上。星星點點的火星開始在它身上燃燒起來,不過片刻就把這隻白蝙蝠給燒成了飛灰。

“果然,有時候用腦子比使蠻力更有效啊!”如此花費很少的力氣就斬殺掉了一個對手,讓我有些誌得意滿起來。我記得斷刀客曾經說過,刀客不代表蠻乾,讓對方去你想讓他去的方向,才是一個刀客成熟的標誌。我之前的隱忍和最後的故意示弱,無疑都將白蝙蝠引到了我想要它出現的位置。這一刻,我似乎對斷刀客的刀法,又有了一點新的感悟。

“用心的刀法,比用力的刀法更具殺傷力!”我心裡想著,腳下則是朝著二樓走去。白蝙蝠說過,這才是第一關,想要阻止陣法開啟,我必須要一路過關斬將,最後才能來到陣法的所在。

出乎我意料的是,第二層並沒有人看守。這讓我覺得奇怪的同時,又鬆了一口氣。不管怎麼樣,我算是得到了休息的時間。沒有急著朝上走,我在二樓抽了一支煙,緩和了一下心緒這才繼續上路。三樓,一個身穿紅裙,正在飲酒的女人正等著我的到來。在她的肩膀上,還停了一隻烏鴉。烏鴉歪著腦袋朝我看來,然後開口問了一句:小白呢?

“哪個小白?”我站定了腳步反問它。

“它問的是一樓的那隻白蝙蝠!”女人喝了一口酒插話說。

“死了,自己撞我刀上死的,死得很慘,都被砍成了兩半!”我看向那隻烏鴉接連說道。我在刺激它,在實力相當的情況下,哪一方先怒了,就會陷入對方的算計。算計過白蝙蝠,我覺得這一招好用,於是我打算在烏鴉的身上故技重施。

“小白的脾氣急躁,禁不住人家逗弄就會火冒三丈。彆看那東西長得可可愛愛,這性子卻是比小黑暴躁得多。小黑,去陪他玩玩,我把這杯酒喝完就來。”女人拿起桌上的酒瓶,往杯子裡倒了一些酒說。停在她肩頭的那隻烏鴉聞言,嘎嘎叫著振翅就朝我飛了過來。我依舊跟在一樓那樣,想要先試試對方的深淺再做打算。可讓我意外的是,這隻烏鴉卻是比那隻蝙蝠狡猾得多。飛到一半它忽然化身為人,一腳就朝我踹了過來。一腳踹出,它又在化身為烏鴉,猛然拔高對著我俯衝而下。

嘭...我將胳膊一抬,硬接了對方的一腳。力量不算太大,在我的承受能力以內。試了試對方的實力,我心裡愈發的覺得有了些底氣。於是對於這隻朝我俯衝下來的烏鴉,我就有了應對的辦法。我能解下它這一腳,證明它的攻擊破不掉我的防。如此我還跟它糾纏什麼?那個女人應該才是正主,乾掉她我就能上樓。想到這裡,我沒有跟烏鴉糾纏,一刀朝著那個女人就砍了過去。

“你還真是心急,難道就不能等我把酒喝完再來陪你麼?”女人的話聽起來讓人覺得有些曖昧。可是她的實力,卻比我想象的要高多了。因為她一伸手,用手指夾住了我的刀刃,而且看起來似乎並不懼怕刀上縈繞的火焰一樣。這樣的女人,就算跟我玩曖昧,我也不敢玩。會死人的!

“你的目標是我!”身後傳來一聲喊,接著兩道罡勁對著我的後腰就襲來。我的無視,讓身後的那隻烏鴉有些怒了!我試圖拔刀,可是刀卻被女人的手指死死夾住,一時間難以拔出。不得已,我隻有一手持刀,順勢一個轉身論起左臂朝著那又化身為人的蝙蝠橫掃了過去。這一招擺拳,是我從拳女那裡學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