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3章 心想事成(大結局)(1 / 1)

人間鬼事 妖九拐六 4219 字 2020-03-18

“嘶謔...”我睜開了雙眼,猛地從床上翻身坐了起來。

“纖纖,纖纖?”顧不得靈魂剛剛入體帶來的不適,我起身四下尋找起來。

“老爺!”一個嬌糯的聲音從浴室裡傳來。我循聲看去,顧纖纖裹著浴袍正從裡邊出來。沒有變,一切都沒有變。顧纖纖還是那個跟了我三年,為我舍過命的顧纖纖。我站在原地愣愣地看著她,嘴唇動了動想對她說些什麼,可是話到嘴邊卻又讓我感到縱然千言萬語都顯得那麼的蒼白。我抬手捏了捏眉心,一步上前緊緊將她摟在了懷裡。

“你終於...終於...”我緊緊摟著她,嘴裡低聲說道。

“老爺...”顧纖纖環臂抱住我的腰,踮起腳尖將唇印在了我的唇上。唇齒間有些鹹,那是淚珠的味道。有她的淚,也有我的淚!

“楚老,我要結婚了!”良久,我才跟顧纖纖分開。等她穿好衣服,我牽著她的手帶她跟顧翩翩和顏品茗見了麵。對於顧纖纖的事情,兩女其實早有心理準備。三個人很快就熟絡了起來,湊到一起竊竊私語著。其中顧翩翩和顧纖纖尤其顯得親熱,畢竟她們之前曾經是一個人。就算如今一分為二,個中也還有藕斷絲連的感覺。任由她們在那裡聯絡著感情,我拿起電話徑直打給了遠在帝都的楚老爺子!

“喲嗬,今兒太陽打西邊兒出來了嘿?乍對我這麼客氣,老頭子我還真不習慣!等等,你說什麼?要結婚了?哪家的姑娘?懷上了沒有?男孩兒女孩兒?”電話裡,楚老爺子中氣十足的調侃著我道。末了兒,他回過神來連聲問我道。

“這都哪兒跟哪兒啊?啥就懷上了...我是有事兒求您幫忙!”聞言我不等他繼續說下去,就開口打斷了他的話。再說下去,指不定還會說出些啥來。

“哦,有事求我。哦嗬嗬嗬,程小凡你個小崽子,你也有今天!”楚老爺子在電話那頭放聲狂笑了幾聲,然後很是爽利的對我說道。

“喂,人呢?怎麼不說話了?”過了半晌,見我沒搭理他,楚老爺子在電話裡問將起來。

“這不是尊敬長輩,想等您笑完了我再開口麼?”我靠在椅子上摸了摸鼻子道。

“嗯哼,先說啥事!”楚老爺子輕咳一聲問我。

“結婚證,我需要三張結婚證!”此言一出,顧翩翩三人頓時停下了話頭,齊齊看向我。

“你小子瘋了!三張?你這是公然跟政策作對是不是?這個忙老子不幫!”楚老爺子一聽,一口回絕了我。

“不是,類似我這樣的人,國家都應該有一個特殊的檔案吧?我的意思是,在民政局辦不出三張來,可以在特殊檔案裡予以承認啊!沒辦法,我是一個博愛的男人,三個女人我都喜歡,我都要娶!可是吧,如果去民政局辦證,隻能辦一張。這麼一來,對其她人又不公平!”我有些任性的對楚老爺子說道。這麼些年,遇事我很少會任性,這一回我決定任性一次。

“要麼,你都彆辦證,那不就公平了?”楚老爺子給我出著餿主意!這個事情我也不是沒有考慮過,隻不過後來想想,如果連一個名分都給不了人家,那麼結婚做什麼?結婚,就是想給對方一個安定的家,一起過安穩的日子。彼此照顧著,一起見證對方從年輕到年老,一起經曆著愛情慢慢轉變為親情!

“我就隨口這麼一說,這樣吧,我去上頭給你探探口風。”見我又不做聲,楚老爺子連忙說道。說完,他就將電話給掛掉了。

“要不,咱們都不要結婚證好了!”顧翩翩她們見我為難,異口同聲道。其中顏品茗一句話出口,隨即羞紅的臉頰。原本,她一直以為這事兒沒她的份的。

“叮鈴鈴...”電話鈴聲響起,我連忙將話筒拿了起來。

“這事兒你彆到處問人,悶聲發大財懂吧?”楚老爺子啥話也沒說,就對我丟下這麼一句後再度把電話掛掉了!

三日後,一個快遞送到了山莊。我拆開一看,裡邊是幾本本紅紅的結婚證。不過這幾本結婚證跟一般的結婚證有所不同,裡邊的鋼印不是某某民政局,而是戳著特殊人群關係證明的字樣!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關係一欄當中填寫的那兩個字:夫妻!

不管是民政局,還是什麼彆的單位發的證。隻要國家承認我們的關係就行了。拿了證,婚禮的事情就提上了日程。艾義勇知道我要結婚之後,死乞白賴的也跟胖妹去把證給拿了。按照他的話說,浪蕩了這麼多年,他也要收收心,找個管得住自己的女人成個家。山莊裡開始張燈結彩著,婚禮現場一切的開銷,都是艾義勇出的錢。誰讓他想跟胖妹在我山莊和我們一起舉行婚禮呢?這廝有錢,不趁著現在多宰他一筆,等他成婚之後就不好下手了。因為他的錢,即將不屬於他掌控!

山莊都布置好之後,婚禮也就隨之而來了。我刻意從家裡把父母,姐姐姐夫們都請了過來。得知我要結婚,楚韓兩家也在各自家主的帶領下來了不少人。娜娜和她的母親,還刻意請假趕了過來。甚至包括在越南犧牲的楊朝陽同誌的夫人和孩子也都趕了過來。他們母子,還是第一次來到我的山莊。家住江城的老周一家,則是全家出動來到了我的山莊。

艾義勇的家人和胖妹的家人也都來了,跟他們比起來,我家的三個女人就缺少了家人的祝福。我看著她們,心裡決定今後一定要加倍的照顧好這幾個女人。顧纖纖和顧翩翩是沒有家人可請,顏品茗則是拒絕了邀請家人前來觀禮。原因,她沒有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決定不問緣由,尊重她的意願!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婚禮是按照古禮來舉辦的,偌大的山莊裡到處都是客人。大家齊齊起身,靜靜的看著我們的婚禮,默默地在心裡祝福著我們。我的父親和姨娘,還有新認的小妹程小嵐站在一旁,含笑看著我連連點頭。小乖騎著大公雞滿院子追逐著白靈和飛羽,玩得不亦樂乎。我看著下邊劉建軍,沈從良,張道玄等等一張張熟悉的麵孔。一時間心潮此起彼伏起來。

“一人一個,這是我跟你爸一起去挑的!”拜高堂的時候,母親打身上摸出了三枚玉鐲子。她眉開眼笑的逐一把鐲子戴到了三個兒媳婦的腕子上說道。三女乖巧的齊齊跪下對父母行著大禮。

“謝謝你完成了承諾,好好照顧我的女兒。”顧翩翩不知道的是,她的父親也來到了現場。他依然是穿著那一身西裝,頭發梳理得很齊整的對我說道。

“這是一份特殊的禮物,那位送給你的!”婚禮之後,新娘子們都被送進了房間。而我跟艾義勇,則是端著酒杯招呼著客人。我的酒量不行,今日為了不被灌翻,刻意在莊客當中選了幾個能喝的替我擋酒。趁著他們跟客人糾纏的時候,楚老爺子遞給我一個檀木盒子。打開盒子一看,裡頭裝著一些紅棗,花生,桂圓和蓮子!

“這,盒子比東西貴多了吧?”我瞅著盒子裡的禮物說道。

“沒有長進的東西,他給你送禮物,還不夠你裝B的?”楚老爺子一個暴栗敲打在我的頭上怒道!

“是是是...這B夠我裝一輩子。您消消氣,消消氣!”我摸著額頭連連給他夾著葷腥道!

“我們的住處安排好沒有?”親自將父母他們安置好,我才轉身打算去洞個房啥的,就被一直佯裝成普通賓客的天帝和西王母攔下了。

“早安排好了,姐姐你不是說要那棟獨門獨院的小樓麼?打今兒起,那裡就專屬您二位了!”我抬手指著遠處那幢僻靜的小木樓對他們說道。

“這還差不多!行了,我們自己過去,你忙你的去吧!”天帝倒是想擺擺譜啥的,卻被西王母一伸手拉住了袖子給拖走了。目送他們離開,我這才拖著疲累的身子朝後莊裡走去。

“那個,纖纖,開門呐!”三間屋子裡都亮著燈,估摸著是怕我走錯了屋,門口還掛了一麵木牌。我看了看牌子上刻著的名字,低聲在那敲著門道。此時此刻,我隱約又有了點帝王的感覺。翻牌子?我摩挲著門上的木牌挑了挑眉毛!

“不開,你先去翩翩那裡吧老爺!”屋裡傳來了顧纖纖的竊笑聲道。

u{正,k版w首◎●發

“那啥,翩翩,開門呐!”無奈,我隻有去了隔壁屋。

“不開,你去找品茗去!”顧翩翩在屋子裡嬌聲答道。

“內個,品茗把門開開!”接連被倆妞給拒絕了,這讓貧道心頭火氣。與此同時,也不知道是誰的手機響了。隱隱約約的,從遠處傳來一陣鈴聲:我們等待那一天,等了多少年...“那可不行,你先得把她們伺候好了才能來找我!”伴隨著歌聲,打屋裡傳來了顏品茗的回答!

“砰!”良辰美景,原本想來一出襟袖有餘香。卻不想此時卻被擋在了門外獨自話滄桑。肉都捂鍋裡了,我哪能讓她們如此放肆?回身來到顧纖纖的門口,我一腳就把門給踹開了!

“這個,不要了吧!”我心裡有些發虛的說道。

“還敢踹妾身的房門,哼哼,大家都過來吧!今晚就讓大官人稱心如願!”顧纖纖拿起床頭的電話撥打了出去。稍後,就見顧翩翩跟顏品茗雙雙羞怯的走了進來。

“你們想乾嘛?”我咽了口唾沫,覺得心裡更虛了!

“讓大老爺你稱心如願呀!”顧纖纖撩撥著我道。

“唉唉唉彆,有話好說,君子動口...”我想跑,卻被顧纖纖給拉了回去用唇堵住了我的嘴巴!

“姐...”次日,日上三竿!我黑著眼圈,扶著牆來到了西王母下榻的木樓跟前。

“喲,一宿沒見,弟弟你咋虛成這樣了?”西王母靠在門框上斜眼看著我似笑非笑道。

“我想問你討要個補腎的仙方兒...”我抬手抹去了額頭上的虛汗對她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