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番外大結局(2 / 2)

廢後嫡女 薔薇初雪 6223 字 2020-03-18

墨雪和藍湄兩個都跟著隱隱的急了,偏生的皇後娘娘鎮定如斯,攔著也不叫人去對他賠不是或者服軟。

帝後之間雖然沒鬨出什麼大的動靜來,但是這樣反常的氣氛也自然是影響到了前朝。

眼見著選秀的日子近了,有適齡女兒的王公大臣們都紛紛的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前麵兩屆的選秀,前一屆是皇後娘娘下了懿旨,說皇上的身子還需要休養,不容分心,直接就給否了,後麵那一屆,卻是趕上那一年南方大旱,皇上親力親為的去了南方體察民情,然後等到兩月之後皇帝陛下回京,皇後娘娘才一拍腦門——

表示她整日裡忙著帶孩子兼處理宮務,把這事兒給忘了。

那個時候皇帝陛下還對皇後娘娘敬重的很,於是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沒說什麼。

可是哪有皇帝的後宮是無妃嬪的?就算皇後娘娘的肚子再爭氣,也就算皇上不缺皇子,三宮六院的祖製也不能廢。

眼見著皇帝陛下和皇後娘娘之間陷入了空前的冷戰期,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背地裡偷著樂。

左盼右盼盼到了選秀,一眾的管家貴女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款款入宮,卻不想左等右等也沒等到帝後二人駕臨,最後入夜時分又全部原路返回了——

據說,皇後娘娘因為和皇帝陛下置氣,不肯出麵主持此事,皇帝陛下都找上門去了,兩人關起殿門疑似都動了手了。

然後,可想而知,皇帝陛下也再沒心思去管這事兒了。

這一屆的選秀再度不了了之。

而彼時的重華宮裡,正殿的大門的確是關的死死的。

裡麵皇後娘娘橫眉冷對,坐在燈影下繡一個虎頭帽。

皇帝陛下卻是一掃這段日子裡的陰霾情緒,笑的春風得意的蹭到後麵,抱著自家媳婦獻殷勤,“晚上做針線傷眼睛,放著吧,讓下頭的人去做!”

皇後娘娘去拍他的手,“橫豎也是無事可做,小孩子長的快著呢,衣物穿不了幾天要換了。”

“誰說沒事做了!”皇帝陛下的手開始不安分的往娘娘衣物裡麵探去,埋首去尋那兩片讓他百嘗不厭的芳香唇瓣,“你答應過會給朕生個公主的,一直都還沒兌現呢!”

對於皇帝陛下在生公主一事上麵的執著勁兒,皇後娘娘已經習以為常。

偏頭躲開他貼上來的唇,皇後娘娘鳳目一挑,回望了過來。

那笑容之間三分和氣,五分戲謔,最後剩下的兩分就是挑釁了。

她的手指觸上皇帝陛下俊美無雙的半邊臉頰,唇角明明是含著笑的,卻還是叫皇帝陛下覺得心裡發冷。

然後就聽皇後娘娘慢條斯理道:“這段時間裴雲默不是沒少給你出主意,說是要從這屆的秀女當中挑出幾個好的來,也好壓一壓我這脾氣?好像說是禮部尚書家裡的二小姐就不錯?而且看看長相,像是個能生女兒的,也能幫著陛下達成心願了?”

裴雲默是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又尤其見不得皇後娘娘呼風喚雨獨霸後宮的這股子氣勢。

如今皇帝陛下的身子已經痊愈,他沒了值得鑽研的東西,便開始致力於給皇後娘娘添堵上麵來了。

誠然也不過就是兩句酒後的戲言,可是皇後娘娘居然都能喚出彆人姓甚名誰來了——

皇帝陛下突然就心虛了。

“嗬——”掩飾性的乾笑了兩聲,皇帝陛下的手就越發肆無忌憚,意圖混淆視聽來轉移皇後娘娘的注意力,一邊含糊不清道:“是哪個奴才傳的閒話?他指定是聽錯了。雲默是說這屆的秀女都不錯,讓朕留意著幫他挑個好的。”

“是麼?”這謊話明顯就毫無技術含量,皇後娘娘卻是大度的不予點破,反手勾出皇帝陛下的脖子,盈盈一笑,風情無限,“那皇上便留意著給他挑一個吧!”

“嗯!朕是一直都想要個女兒,可朕隻想要你和的女兒!”皇帝陛下很爽快的應了,手下動作卻是沒停,直接將人撲倒,又繼續致力於他生公主的大業上頭去了。

這一夜,重華宮內戰況激烈,因為皇後娘娘生產而獨守空房數月之久的皇帝陛下鬥誌昂揚,次日皇後娘娘直接就沒有起床,而皇帝陛下下朝之後卻是突然頒了一道密旨傳往齊國公府給裴家二公子裴雲默,然後當天下午裴二公子就火燒屁股似的卷包袱出京遠遊去了。

並且自那一夜之後,帝後之間的關係再度和諧無間,更勝往昔。

而自此之後,皇後娘娘狹隘善妒之名卻是無聲傳開。

但也無可奈何,皇後娘娘邀寵的手段了得,皇帝陛下就吃她這一套。

數月之後,皇後娘娘再度有孕,十月懷胎——

這一次,終於了了皇帝陛下多年的夙願,誕下一名粉嫩可愛的小公主。

皇帝陛下龍心大悅,為公主賜名“寶彤”,做心肝寶貝兒一樣的寵著護著。

小公主的滿月酒也擺的排場很大,文武百官和命婦齊齊進宮道賀。

重華宮裡,齊國公府的世子夫人帶著小少爺前往拜見。

裴雲英娶的是姚閣老的嫡親孫女,典型的大家閨秀,也是遠近馳名的才女,兩人成婚也有七載,彼此間相得益彰,過的也是十分順心。

兩人也生了一雙二女,長女六歲,長子裴錦鈺時年不過四歲。

這娃娃承襲了父母的所有優點,生的俊俏,並且十分聰慧,又正是玉雪可愛的年紀,進殿之後就眨巴著一雙明亮的大眼睛一直守在小公主的搖籃邊上寸步不離的看稀奇。

“鈺兒看什麼呢?小公主睡著了呢!”世子夫人含笑摸了摸兒子的發頂。

“寶彤妹妹生的最好看!”裴錦鈺揚起臉來,用一雙純澈的眸子看著自己的母親,一本正經道:“小叔叔說,如果我能中狀元,將來就能娶最好看的姑娘做妻子。寶彤妹妹生的最好看,如果鈺兒將來可以考中狀元,是不是就能娶寶彤妹妹做妻子了?”

丁丁點兒大的孩子,說話的聲音還都奶聲奶氣的,麵上卻透著分外認真而專注的神情。

在場的幾個大人都被他問住了,一時間誰都沒有反應過來。

皇後娘娘的眉眼間溢滿溫和的笑容,抬手摸了摸孩子的頭,溫聲道:“這個咱們誰說了都不算呢,將來要寶彤自己答應了才作數的!”

“嗯!”小家夥並不氣餒,鄭重的點點頭,“那等妹妹會說話了,我自己問她,問她願不願意嫁給我做妻子!”

這一番話,終於是引得在場眾人哈哈大笑。

剛巧從殿外進來的皇帝陛下聞言,腳下險些一個趔趄——

尼瑪!裴雲英這父子倆絕對是陰魂不散呐!

------題外話------

惡搞小番外一個,博君一笑,有點抽風和顛覆大家對主角性格的認知,彆較真哈~到這裡,這篇文就全部結束了,謝謝大家一路走來的陪伴,愛你們~